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61章:急腹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61章:急腹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東哥,你不是剛下班嗎,現在又要去醫院?”榮譽市場這邊,文傑見吳向東掛掉電話,便好奇問道。

“對啊,都習慣了。”吳向東無奈的搖了搖頭,畢竟對他們來說,有時候自己管的病號情況不好,或者科裡病號太多太忙時,甚至連著好幾天都會呆在醫院,直到把事情都解決好了纔會下班。

“哎,當醫生太辛苦了,我光這麼想想都覺得累的慌。”文傑撓著頭,顯然對於吳向東的工作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

“那我去醫院了,如果超過12點都冇回來,你直接把大門鎖上就行。”今天中午吃飯的時候,吳向東已經從文傑口中瞭解到一些關於筒子樓的規矩。

比如晚上院子外的那扇雙開鐵門是要定時上鎖的,畢竟榮譽市場就如吳向東瞭解的那樣,由於住的人太雜因此夜裡的治安並不好,為了大院眾人的人身及財產安全,因此纔有類似時間一到就鎖門這樣的規定。

“好,東哥,我都聽你的。”文傑點了點頭,很聽吳向東的話。

“行,那你回去吧。”

吳向東在送走文傑後,便起身朝榮譽市場對麵的濱田醫院走去。

......

此時濱田醫院的急診燈火通明,相比較已經上了鎖的門診樓,急診這裡成了晚上患者看病治療的唯一途徑。

吳向東剛來到急診已經被大廳裡的場景驚住了,大廳兩排的凳子上坐滿了人,搶救室、清創室、治療室三個屋裡更是擠滿了人,痛苦的呻。吟聲與家屬的焦急的呐喊混在一起,讓整個急診顯得忙碌不堪。

就在這時,一個穿梭在患者與家屬之間的白衣引起了吳向東的注意。

“亞楠,你怎麼也在這?”

那個忙碌的身影正是昨晚跟吳向東一起搶救孕婦的李亞楠,此時她手裡正拿著液體,要去留觀室給患者打針。

“吳大夫,你來了?”李亞楠在看到吳向東的瞬間,臉上的疲倦一掃而空,明亮的大眼睛帶著幾分激動與驚奇。

“對啊,我是被科裡臨時喊來急診會診的。”吳向東直接表明瞭來意。

“那真是太好了。”李亞楠眼睛一亮,彷彿找到了主心骨,她直接指著走廊儘頭的更衣室說道:“那邊已經給你準備好了新的白大褂,你先去外科診室,我一會就到。”

“行,那你先忙。”吳向東點了點頭,剛剛他還在考慮要不要先去普外科拿一件白大褂再下來,畢竟自己現在穿著便服,用這身去看病萬一被患者誤會估計又要引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於是吳向東先去更衣室把白大褂換好,當他出來的時候李亞楠這邊也剛剛給患者打完針。

“亞楠,你也是臨時被叫過來的?”吳向東問道。

“不是的,我今天正常上班。”李亞楠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中換下來的吊瓶扔進了治療車下的黃色垃圾桶裡。

“正常上班?”聽到這吳向東愣了一下,隨即問道:“你們急診護士是夜夜的上?”

“對呀,人太少忙不過來,隻能是先這樣湊合上了。”李亞楠也有些無奈,畢竟夜夜對她們這些小姑娘來說,對身體的損傷太大了。

所謂夜夜就是前一個夜班要連著上16個小時,然後交班回家洗洗涮涮上午十一點上床睡覺,再到下午五點準時上班,期間隻有不到六個小時的休息時間,緊接著就又要迎來一個16小時不閤眼的夜班。

“哎,這樣可不行,身體會垮掉的。”吳向東搖了搖頭,如果隻是偶爾這麼上,也許身體還能撐住,但每天都是這麼個上法,任誰也吃不消。

曾經在醫院不是流行過這麼一個笑話麼,叫做“紅蘋果。青蘋果,黃蘋果,爛香蕉。”

意思是在醫院中值夜班的小護士,第一年是紅蘋果,第二年是青蘋果,第三年是黃蘋果,再往後就是爛香蕉了。

所表達的就是熬夜對於自己身體的摧殘,雖然這隻是一些人用來調侃自己的段子,但其中的艱辛與磨難也許隻有親身經曆過的人才明白其中的道理。

就在吳向東想著自己能為急診做點什麼時,隻見外科診室顫顫巍巍出來一個人,他看上去三十多歲,此時正弓著腰,手扶著牆,表情顯得極為痛苦。

看他的樣子應該是想去廁所,但剛走兩步,甚至外科診室的門還冇邁出來,就突然倒在地上,嘴裡不時發出痛苦的哀嚎,整個人更是不停的在地上打著滾。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周圍等待就醫的患者及家屬嚇了一跳,他們看著倒在地上痛苦嚎叫的男人,想去幫忙但又不知道該乾什麼,正當他們不知所措的時候,吳向東已經快步走了上來。

“大哥,你怎麼了?”吳向東俯下身子,詢問著男人的情況。

“大夫,大夫,快救救我,我要疼死了!”此時男人的意識是清楚的,當他看到身穿白大褂的吳向東趕來,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死死抓住吳向東的手不放。

此時他已經疼的大汗淋漓,臉色都有點蒼白,整個人蜷縮在地上就像是一個剛被煮熟的大蝦,此刻正痛苦的捂著肚子。

“急腹症?”這時吳向東腦海裡冒出的第一個想法,而在他身邊的李亞楠此時也推著車子跑了過來。

“吳大夫,他就是我們請你過來會診的原因,因為突發腹痛半小時來急診就診,剛剛我讓他躺在床上先不要動,誰知道他居然跑了下來。”此時李亞楠也很著急,她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急診格外忙碌,過來看病的患者一個比一個重,差點就把整個急診都逼停了。

“行,我知道了,過來幫忙把他扶上床。”

吳向東一邊招呼著眾人過來幫忙,一邊詢問起男人的情況:“你今天晚上有冇有吃過一些不乾淨的東西?”

“冇有,今天我拉完活剛準備回家吃晚飯,肚子就開始疼了。”此時男人疼的氣都開始喘不勻了,他哆哆嗦嗦地繼續說道:“我原本以為等一會緩緩就好了,可誰知道越來越痛,就算去了廁所也根本解決不了問題。”

男人剛說完,突然又一陣絞痛從身體傳來,這次疼痛更加劇烈,就像有人不斷用腳踹他一樣,隻是瞬間又再次躺在地上開始瘋狂打滾。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