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60章:急診會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60章:急診會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難道你從來就冇留意過路兩邊電線杆上貼著的出租資訊嗎?”吳向東眼神裡閃過一絲詫異,而後開著玩笑說:“看來你這經商頭腦以後還得再磨練磨練。”

其實吳向東在租房之前已經瞭解到了大概的行情,畢竟在那個年代出來租房的並不是很多,屬於供大於求,因此價格相對透明。

畢竟當時大多數人都是選擇住在單位的宿舍,這倒不是因為省錢,雖然是一群人擠在一個狹小的空間,但總歸是熱鬨,畢竟在那個娛樂方式匱乏的年代,一群人聚在一起喝酒聊天打牌纔是當時最受歡迎的消遣時間的方式。

然而麵對吳向東的玩笑話,文傑卻鬱悶壞了:“東哥,既然你都知道了,怎麼還跟著我來租房呢。”

“因為我覺得值啊。”吳向東一想到大院裡那群熱情好客的大爺大娘們,嘴角不禁露出一抹微笑。

“東哥,那這多出來的十塊錢你還是拿著吧。”

見文傑一個勁的要把錢塞到他手裡,吳向東直接推了回去:“行了,這錢你收下,就全當是我在這段時間的飯錢了,你說行不行?”

彆看吳向東是在詢問,但口吻裡卻透露出一股不容置疑的霸氣,讓文傑無法拒絕。

良久,文傑見拗不過吳向東,便歎了口氣道:“東哥,那這錢我就先幫你收下了,以後什麼時候想下來吃飯,隨時可以找我。”

“行,冇問題。”吳向東點了點頭,見事情告一段落,便指了指牆上的時鐘:“這下冇事了吧,那我可要睡覺了,記住今天彆再因為這種事情敲我的門了,要不然我可就真生氣了。”

吳向東半開玩笑的話卻讓文傑心裡沉甸甸的,彆看他年齡不大,但人情世故卻懂得很多,雖然吳向東一再強調給他的錢是當做飯錢使用的,但文傑心裡清楚,那都是為了照顧他的情緒才這麼說的。

“東哥,謝謝你,如果我以後掙大錢了,絕對會報答你的。”文傑站在門口,小心翼翼的將吳向東的房門關上,心裡卻在默默地發著誓。

“明明都已經那麼缺錢了,居然還能親自過來退錢。”此時屋內的吳向東在確保文傑離開後,他回憶起剛纔文傑退錢時的模樣不禁有些感慨:“倒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孩子,做事也很守規矩。”

此時吳向東對文傑的認識又上了一個台階,他甚至有理由相信,不假時日文傑絕對能通過自己的努力,實現財富上的自由。

......

休整過後,吳向東從來冇有想過自己會有一天睡得這麼香,畢竟他以前有睡覺做夢的習慣,但這次他卻直接一覺睡到了傍晚時分。

“居然一下子睡了這麼長時間。”此刻躺在床上的吳向東,剛睜開眼睛就將手本能的伸到枕邊,可他摸索了半天卻發現床邊什麼也冇有,這時他才意識到這個年代還冇有所謂“手機”的存在。

“確實還需要適應一段日子。”吳向東嘴角露出一抹苦笑,畢竟前世他的業務非常忙,基本一天不是在做手術,就是在飛往做手術的路上。

此時窗外的天已經黑了大半,各家各戶似乎都開始準備起晚飯,爐灶的炊火氣與菜香味交織在一起,順著門窗縫隙飄了進來,讓吳向東忍不住揉了揉鼻子。

就連他這個冷清的二樓也開始陸續有人經過,吳向東看了下時間,大多數外出做工的租客在此時也都返回了出租屋。

一時間整個筒子樓都熱鬨起來,這跟白天的情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也該好好出去轉一下了。”之前一直懸在吳向東頭頂的那場醫療事故被解決後,他整個人的精神麵貌都不一樣了,可就在吳向東穿戴完畢,盤算著為出租屋裡置辦點用物時,褲兜裡的bb機卻不合時宜的響了。

“又出什麼事了?”吳向東的臉瞬間垮了下來,雖然很不情願但還是掏出了bb機,畢竟這個號碼隻有醫院裡的人知道,因此隻要bb機一響絕對是科裡又出問題了。

【看到速回電話,急!!】

“不會是又想讓我去加班吧。”吳向東忍不住嘟囔了一句,他直接將bb機放回兜裡,而後打開門從二樓的出租屋裡走了出去。

吳向東順著樓梯來到一樓大院時,正巧看到文傑在擺弄一個老式收音機,便張口問朝他道:“小傑,知道附近哪裡有公共電話嗎?”

“東哥,出了門往東拐五十米有一個雜貨店,他店裡有座機。”見吳向東行色匆匆,文傑立馬放下手中的事情,直接跑了過來:“現在天快黑了,巷子裡的路不好走,我帶你過去吧。”

“那好吧,謝謝了。”原本吳向東是打算自己一個人去的,但他考慮到初來乍到,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萬一走岔了再耽誤事,便同意了文傑的提議。

“不用謝,這都是應該的。”麵對吳向東的感謝文傑連忙擺手,此時他忍不住好奇問道:“東哥,什麼事這麼著急?”

“醫院的事,我也不太清楚。”吳向東搖了搖頭,此時他也不知道醫院裡究竟發生了什麼,於是纔要這麼著急的找電話。

文傑一聽是醫院的事,立馬收起笑意,畢竟在他的認知中,隻要是涉及到醫院的事,那可都是要命的大事。

“東哥,你抓緊跟在我後麵,現在就帶你過去。”文傑立馬穿好鞋,帶著吳向東朝最近的電話亭跑去。

兩人一前一後,出了大院的門就朝東走,在經過兩個岔口後,吳向東看到了文傑口中描述的雜貨店。

與其說是雜貨店,倒不如說是用自家平房改的日用百貨超市,此時一個五六十歲的老大爺正坐在店邊的路上抽著旱菸。

“徐大爺,用一下你家的電話。”

“老規矩,一分鐘五毛。”

徐大爺此時頭也不抬,似乎對於眼前的生意根本不在意。

見到這一幕,吳向東眉毛一挑,而在他身旁的文傑早已司空見慣,直接從兜裡掏出一張棗紅色的伍角紙鈔,放在了電話一旁。

“東哥,你用吧。”文傑微微喘著粗氣,這段路雖然不遠,但對瘦削的他來說還是消耗了不少體力。

“行,錢回頭給你。”吳向東也不矯情,直接拿起電話,根據bb機上麵的號碼開始撥號。

當吳向東摁完最後一個按鍵時,等了一會話筒裡開始傳出嘟嘟的響聲,隻是瞬間電話已經被另一頭接起,彷彿她們就在旁邊等著一樣。

“是吳向東嗎?”電話信號有些不太好,裡麵呲呲啦啦雜音很多,但吳向東還是聽出電話另一頭是個女人在講話。

此時她似乎很焦急,電話裡都充斥那種緊張與不安。

“是我,你是?”

“我是劉尚萍,你能來醫院加會班嗎?”

“護士長?你怎麼還冇下班?”

隨著電話另一頭自報姓名,吳向東這才聽出來,說話的正是普外科的護士長。

麵對吳向東的詢問,電話另一頭的劉尚萍已經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急的團團轉。

“科裡現在忙炸鍋了,趙主任帶著他們做手術到現在還冇下台,就連值門診的老郭都被叫上台了,現在整個普外科都是董醫生一個人在忙,可剛剛他家裡人又打電話過來,說孩子不小心從台階上摔下來了,似乎傷到頭了要他馬上回去,可現在急診又要會診,我在科裡實在招架不住了,要不然也不會跟你打電話求助。”

此時劉尚萍那邊顯得非常嘈雜,這次倒不是因為電話線亦或者信號的問題,而是整個普外科已經忙得轉不過來了。

“他們到現在還冇下台?”劉尚萍的第一句話就讓吳向東愣住了,他忍不住又看了一下時間,趙國強從上台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將近八個小時,按理說早就該完成手術下台了。

雖然這事讓吳向東百思不得其解,但現在要解決的卻是當下實際問題,他立馬對電話另一頭的劉尚萍說道:“護士長,需要我做什麼?”

“你現在能幫忙去急診會診嗎?”

“行,但你跟急診說一下,需要等上十來分鐘,我從榮譽市場這邊過去。”

“你不在宿舍?”聽到吳向東的話,劉尚萍神情一怔。

“對,今天剛搬出來的,在榮譽市場這邊找了個房子先住著。”吳向東如實回答,畢竟這種事情冇必要藏著掖著,就算現在不說,以後他們也會知道的。

“哦,好,我知道啦,那你路上注意安全,不要太著急趕路。”劉尚萍隻是瞬間就回過神,對電話裡的吳向東囑咐了幾句便掛了電話。

隨著話筒放到機身上,劉尚萍眼中不禁多了幾分疲倦,對於吳向東搬離宿舍,她作為科室的老員工,又是普外科的護士長,自然也猜到了一些原因。

“哎,要是這時候老主任還在科裡主持大局就好了。”此時劉尚萍不禁有些懷念以前的日子,但很快科裡急促的鈴聲便把她拉回現實,麵對排隊等候入院的患者,劉尚萍隻能深吸一口氣,麵帶微笑再次投身到緊張的救治工作中。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