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55章:無恥行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55章:無恥行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吳向東走著走著來到一處氧氣供應站,這也是專門為醫院供給氧氣瓶的地方,整個平房非常大,坐東朝西南北通透,裡麵堆滿了各式各樣大小不等的氧氣瓶,有的氧氣瓶甚至比人都高上半頭。

每每在科裡見到那種樣式的氧氣瓶,特彆是看到上麵刷的藍漆都掉下大半,露出裡麵銀灰色的內膽時,吳向東腦海裡就忍不住冒出一個可怕的想法。

“你說之前設計圖紙的工程師咋想的,偏偏把宿舍安置在離供應站這麼近的地方,也不怕出危險。”吳向東吐槽歸吐槽,但還是硬著頭皮沿著供應站繼續往後走。

由於整個濱田醫院占地麵積很大,吳向東已經走了十來分鐘了,這跟當時的政策有關,畢竟一座剛建立的城市,各行各業百廢待興,算了算就屬地最不值錢了。

“如果我現在跟醫院商量商量,從它手裡買一塊地,那以後隨便一拆豈不是坐等發財了。”走在路上百無聊賴的吳向東,不禁做起了發財夢。

當然這隻是吳向東的一廂情願,畢竟土地的使用權可不是那麼好爭取的,再說現在吳向東初來乍到,也是一窮二白,兜裡的鈔票估計也就夠他租個房子的。

吳向東這時終於在踏過一片雜草叢生的荒地後看見了自己的宿舍樓,與其說是樓,倒不如說是紅磚加水泥搭建的兩層長達七八十米的磚房。

吳向東從兜裡掏出宿舍鑰匙,根據上麵的房牌號,來到二樓的212房間。

傳統的綠漆門似乎在當時很受歡迎,畢竟在那時人們還比較單純,並冇有玩梗的存在。

吳向東拿起鑰匙插進鎖芯中,手掌大小的鐵鎖給人相當的安全感,當時大連產的銀帆牌門鎖雖然跟以後使用的防盜門、電子鎖的質量無法相比,但在當前卻是比較流行好用的。

吳向東輕輕一扭,鎖芯就被彈開了,隨著推門進入一股刺鼻的酒糟味撲麵而來,直接把吳向東嗆得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宋潮,你丫大爺的!”吳向東眯著眼,看著宿舍裡的一片狼藉,頓時心裡的火蹭蹭往外冒。

冇錯,由於當時招新計劃,隻有他跟宋潮符合條件,又是一個學校出來的,自然也被醫院分配到了同一個宿舍。

跟學校之前動不動就八人間、六人間的宿舍相比,醫院的住宿條件算是好上不少,眼前的宿舍是一個雙人間,這在當時算得上是豪華配置了。

不但如此,在他們剛入職的時候,工會就派人送來了基本的生活用品,小到毛巾牙刷,大到鍋碗瓢盆,應有儘有。

要不是前兩年剛取消了糧票,每人每月還能領取不少的糧食和豬肉。

但就算這樣,生活也已經很好了,跟小時候饑一頓飽一頓的日子相比,現在每天不愁吃不愁穿,唯一有點小遺憾的就是兜裡冇有幾個錢。

不過在這個時代大家的工薪水平都差不多,很少有攀比的行為,每個人都知足常樂,但對於吳向東來說,此時的唯一想法就是搬出去住。

畢竟在看透宋潮的本質後,吳向東已經不能和之前一樣,還跟宋潮假裝相安無事的住一塊。

他憑藉以前留下的習慣,來到自己的床鋪前,伸手抬起床墊從底下翻出了一個大的白色編織袋。

“老夥計,又要辛苦你一次了。”吳向東摸著編織袋上的紋路,挺闊粗硬甚至有些紮手,但它承載著吳向東整個上學時的記憶。

有時候學校離家很遠,吳向東就扛著它翻山越嶺,不惜走上十幾裡山路去學校住宿。

有時候路上石子很多,一不小心編織袋劃個大口子,吳向東就用麻繩多勒幾道,打上結等回家再補。

吳向東不禁有些感慨,那時候雖然苦,但過得很充實,每天都充滿活力,這也是一直支撐他不斷學習的動力。

課本、資料等學習工具被吳向東羅列在一起,鍋碗瓢盆、被褥等生活用品則放在另一邊,所幸他來醫院也冇多長時間,宿舍裡的東西也不算太多,他隻用了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就全部整理完了。

“行,不算太重。”吳向東提了一下編織袋,一個也就三十來斤的樣子,兩個加起來不過六七十斤,倒也能拿的動。

就當他準備提著東西離開的時候,身體卻突然一頓,他拍著腦門懊惱道:“瞧我這腦子,離開之前還冇給工會寫證明卡章呢。”

也許是上了一晚上夜班的緣故,吳向東竟然忘了醫院的相關規定了,每一個住宿的員工想要到外麵去住,必須要去管生活的工會那邊開證明,除此之外,宿管這邊也需要上交鑰匙,畢竟每個人都是要登記在案的,無一例外。

“剛纔收拾東西的時候,把信紙都壓到最底下了。”吳向東看著被自己捆的整整齊齊的編織袋,一時間犯了愁。

這要是把東西翻出來又得浪費不少時間,眼看現在已經快到中午了,等忙完宿舍的事情估計今天連落腳的地方都冇有。

“散了,從櫃子裡再找找,說不定那裡麵還有信紙是我冇注意到的呢。”吳向東一邊安慰著自己,一邊開始翻箱倒櫃。

正當吳向東回身打開上層的櫥子時,胳膊肘一個不小心,碰到了隔壁的櫃角,隨著咣噹一聲,裡麵塞得密密麻麻地書籍、衛生紙等物品散落一地,而吳向東的整個手臂也因此撞麻了。

看著滿地的東西,吳向東的臉都黑了,自己真是冇事找事,這下好了還得幫宋潮收拾東西。

不過有一點讓吳向東很疑惑,記得平日裡他的東西都會上鎖,很少有敞開的時候,難不成是昨晚醉的太厲害,拿著手紙去廁所吐完就忘記關了?

不過這種事吳向東也不願意多想,他順手撿起幾張信紙放在桌子上,而後準備把宋潮的東西物歸原處。

可就在他撿起地上的外科書時,裡麵散落出來的幾張不起眼的筆記卻引起了吳向東的注意。

雖然上麵的字跡有些潦草,但落筆如雲,整段句子遒勁有力給人一種渾然天成的感覺。

“這...不是我寫的字嗎?”吳向東仔細一看,上麵的筆記正是自己所寫,隻是自己寫的東西什麼時候落到了宋潮的手裡?

他撿起筆記仔細一看,裡麵的內容讓吳向東臉色一變,這不是他之前做的有關腸套疊的科研筆記嗎。

雖然時隔很久,但吳向東依舊清晰地記得,這項科研他投入了大量的時間與精力,要不是後來因為孕婦的事情給耽擱了,單憑這項研究他有信心爭取到省總工會舉辦的創新科技獎。

要知道在那個時候能獲得省級以上的獎項,可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不但醫院領導嘉獎甚至市裡都會派人來祝賀。

吳向東攥著這份筆記漸漸陷入了沉思,兩世為人的他在這一刻,似乎已經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這就是你落井下石的原因嗎?”此刻吳向東的眼裡卻出奇的平靜,臉上更是冇有半點表情,就像夜晚的湖水蕩不起半點漣漪。

但如果是熟悉吳向東的人就會發現,此時的他已經處於爆發的邊緣。

“多年同窗的交集,就為了這麼一點東西,你居然臉都不要了,既然這樣,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吳向東強壓著怒火,從筆記中將最為關鍵的一頁取了出來,這裡麵記錄的是各項試驗數據和最後的結果結論。

隨後,他將剩下無關緊要的筆記又重新疊好放了回去,做完這一切吳向東冷冷一笑,“既然你想要通過這項科研來確立自己在醫院的地位,那你必須拿的出真材實料的本事才行。”

對於宋潮的水準,吳向東一清二楚,如果他真想用竊取的技術當敲門磚,來實現自己的野心,以他的為人勢必會拉上一些領導,到時候一旦露餡,不用吳向東找他麻煩,光是這些中層領導就夠他受的了。

“早就說過,做什麼事要腳踏實地,可你偏偏不聽,非要走歪門邪路,這次誰也幫不了你。”吳向東眼裡透著寒芒,似乎已經預示到宋潮的下場。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