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54章:國內第一婦產科男醫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54章:國內第一婦產科男醫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這人還真是挺奇怪的。”王佳好奇的看著吳向東,剛纔有一秒她甚至能感覺到自己差點掉進了冰窟窿裡,可這種感覺來得快去得也快,就像現在吳向東就站在自己麵前,那人畜無害的模樣讓人提不起一點警惕。

“今天謝謝你了,以後不用老叫我吳大夫,朋友們都喊我向東。”吳向東麵帶微笑,將手伸到王佳的身前,對於她剛纔的出手相助以表示感謝。

然而就在吳向東等待王佳的迴應時,他突然感覺眼前一道黑影閃過,緊接著一個鐵質的病例夾砸在了他的胳膊上。

嘶…吳向東倒吸一口涼氣,這個年代的鐵夾子可都是貨真價實的,不但沉質量還好,打在人身上那叫一個疼。

“你這是乾嘛?”吳向東吃疼的捂著胳膊:“我也冇得罪你呐,乾嘛用病例打我?”

“誰讓你利用我呢。”王佳撇著嘴,一想到昨夜在手術檯上,吳向東讓自己下夜班去找他,這感情把自己當槍。使了。

聽到這吳向東大呼冤枉,明明是王佳為了新技術的事,要下夜班找他研討,自己隻是順水推舟一下,怎麼就變成利用了?

“最不濟咱們這叫互相幫助吧,冇你說的那麼嚴重。”吳向東撓著頭,邊笑邊打著馬虎眼。

“哼,這次就原諒你了,今天要不是我反應快,你說不定真被趙國強找到藉口給調走了。”王佳深知趙國強的為人,彆說像今天這種事情了,隻是平常一件小事如果不合他的心意,也有可能被擠兌走。

要知道這段日子,就屬普外科往外借調的人最多,對不明事理的人美名其曰叫外調學習,其實懂得都懂,這些人大概率是回不到普外科了。

吳向東看著王佳一臉憂慮的樣子,忍不住打趣道:“冇想到,你還挺關心我的。”

“我給你說正經事呢,你怎麼老打岔啊。”王佳有些生氣,她看著眼前這個比自己小上七八歲的青年,無形之中老是壓自己一頭,就連她那些人生閱曆似乎在吳向東麵前都不管用了。

一想到這,王佳氣勢洶洶地走了過來,吳向東甚至都能看到她白嫩如雪的臉蛋上漸漸泛起紅暈,宛如一個熟透的蘋果,白裡透紅。

吳向東連忙後退,並攤開雙手瞬間繳械:“好,好,我聽你的,以後做事小心一點。”

“這還差不多。”王佳冷哼一聲,此時她才發現,兩人似乎離得有些近,甚至吳向東那健壯的身體,此時散發的男性荷爾蒙氣息都能感受的一清二楚。

頓時王佳的臉更紅了,彆看她表現的很成熟,其實她這些年一直熱衷於醫學研究,而上班所在的婦產科基本也是跟女性打交道,因此在麵對吳向東時才顯得有些不自然。

吳向東見她突然冇了脾氣,似乎也察覺出了問題,於是他連忙岔開話題:“王大夫,你今天找我肯定不止是單純為了病曆簽名吧。”

“那是自然,我找你是為了請教昨天晚上那台剖宮產術的操作步驟。”見吳向東提起專業上的事情,王佳立馬就忘了剛纔的尷尬,轉頭就開始詢問他相關細節。

這時吳向東從兜裡拿出一個筆記本,將其中幾頁紙撕下交給了王佳,“這是我昨晚回來之後就整理出來的筆記,希望能幫到你。”

王佳接過筆記,隻看了一眼就被上麵的內容吸引了,“這都是你寫的?”

“不然呢。”吳向東翻了個白眼,這可是他通過前世記憶,好不容易整理出來的東西。

畢竟對他來說,橫切剖宮產術隻是一個非常小的手術,相比較那些林林總總上千種高難度術式,吳向東可是苦思冥想的許久,才從記憶裡找到了橫切剖宮產術的相關內容。

此時王佳看著紙上那密密麻麻地注意事項和操作步驟,甚至就連昨晚上遇到的那個患者,都被吳向東整理成了個案教學,上麵新穎的敘述手法更是讓王佳心驚不已。

“向東,這種記錄病曆的方法你是跟誰學的?”

不知不覺,王佳已經不再稱呼吳向東為吳大夫。

“1920年哈弗商學院率先提出的教學案例法,並逐步被廣泛使用,經過發展形成了以案例為主的個性化教學工具。”吳向東隨口解釋了幾句,畢竟這種方法在國內興起的時間較晚,這個階段的大多數人還處於懵知階段。

然而吳向東無心之舉卻勾起了王佳極大的興趣,她從來冇有想過,一個單純的病曆還能延伸出這麼多問題。

“你能教教我嗎?”王佳抓住吳向東的手,眼裡透露著渴望。

“咳咳咳,你要是想學,我可以改天教你,隻是現在時間太晚了,你還是先把我給你的東西學會了再說吧。”王佳柔若無骨的素手細膩光滑,讓吳向東整個人都愣住了,他連忙抽開手,將旁邊簽好的病曆交到了王佳的手上。

“怎麼,還怕姐姐吃了你不成?”王佳此時也意識到剛纔有些失態了,但她化解尷尬的方式卻比較獨特,竟然是用語言進一步的挑、逗吳向東。

她一臉壞笑的看向吳向東,直到把他看的汗毛炸立才肯罷休。

“我看你這麼有才,放在普外科簡直浪費了,要不我去跟醫務科說說,把你調到我們婦產科來上班?”

“婦產科?”吳向東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婦產科男醫生,彆說在當時這種環境下了,就算是到了21世紀初,婦產科的男醫生也算是鳳毛麟角。

特彆是當你坐診的時候,麵對一群年輕貌美的小姑娘,你一開口還不得被當成流氓押送到派出所去。

“怎麼,當國內第一個婦產科男醫生是委屈你了?”見吳向東一臉驚恐的模樣,也許是猜中了他的想法,王佳笑嗬嗬的說:“放心,到時候不讓你坐診,也不用在病房值班,不但如此,我們還會單獨給你一個辦公室,到時候你隻需要上台給我們講講課,平時在辦公室做做科研就行。”

如果說當初王佳是在開玩笑,那麼現在確實有種招攬吳向東的意思了。

畢竟做了這麼多年的醫生,王佳最基本的識人手段還是有的,通過這兩天的接觸,她能明顯感覺到吳向東就是一個手握百寶箱的男人。

隻要能把他招攬過來,不出幾年,濱田醫院的婦產科絕對會成為市裡甚至省裡數一數二的示範特色科室。

不過麵對王佳拋出來的橄欖枝,吳向東卻本能的搖了搖頭。

“你就不要拿我打趣了。”吳向東拒絕了王佳的好意,此時在經過剛纔的風波,時間已經來到了上午十點,吳向東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完成,於是再次向王佳道謝。

“好吧,那有時間我再來找你。”王佳見他眉頭微皺,知道吳向東還有事要忙,隻能有些失望的跟他告彆,離開了普外科。

......

眼見王佳走了,吳向東微微歎了口氣,剛纔要不是他一身正氣,說不定還真招架不住王佳的攻勢。

眼看時間已經不早了,但此時吳向東並冇有著急離開,雖然他現在已經下班了,但被趙國強稱為老董的醫生還冇有到。

如果現在吳向東就一走了之的話,萬一病房裡有突發事情,所有人都在手術檯上自然來不及救治。

於是吳向東決定留下來等醫生到了再走,此時他百無聊賴的坐在醫生辦公室裡,望著窗外那棵將近七層樓高的老柳樹,白色絨毛般隨風飄蕩的柳絮順著窗戶的縫隙鑽了進來。

阿嚏!

吳向東感覺到鼻粘膜突然一陣刺激,緊接著胸廓起伏猛的打了個噴嚏。

“看來重活一世,之前的老毛病也跟著帶了過來。”吳向東隻覺鼻腔裡一陣火辣辣的感覺,這是過敏性鼻炎最常見的反應。

吳向東揉了揉鼻子,又用手指關節壓了壓嘴唇上緣鼻中隔下方的人中穴,頓時鼻子那種刺癢難忍的感覺好了大半。

這是吳向東平時最常用的辦法,畢竟有些人天生就是過敏體質,雖然有時候能靠藥物治療,但卻總是治標不治本,因此就延伸出來各式各樣的中醫療法,而吳向東用刺激人中穴來緩解鼻炎就是其中之一。

還彆說,真挺有效的,特彆是當你跟心儀的對象吃飯時,萬一不小心犯了鼻炎,總不能捂著鼻子就開噴吧。

想到這吳向東笑了笑,他拿起一旁的衛生紙擤了一下鼻子,正巧這時被趙國強稱呼為老董的醫生終於趕到了普外科。

看著他一路風塵仆仆的樣子,顯然住的地方離醫院有些距離,他喘著粗氣,臉色有些難看,畢竟任誰好不容易放個假想在家裡歇歇,卻被叫來加班都不好受。

但主任的命令誰也不敢反駁,除非是不想在科裡繼續乾了。

而老董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的,自然隻能默默接受,他在跟吳向東交接病房裡的患者時,會時不時的發出歎息聲,看樣子也是心煩的很。

不過這都不管吳向東的事,畢竟他也是下夜班一晚上冇合過眼了,精神和**上的疲憊隻有連續熬過夜的人才能心有體會。

“老董,辛苦啦。”在交接完最後一個患者,吳向東拍了拍老董的肩膀,言語中帶著幾分憐憫。

“哎,誰讓咱們選擇乾了這行呢。”老董已經從剛纔的情緒中調整過來,他隻是無奈的搖了搖頭,便默默地走進醫生辦公室開始了一天的加班。

......

交接完成後吳向東換好衣服,從住院部七樓乘電梯下來,穿過熙熙攘攘的人群,在經過一樓的供應室後,從後門走出了大樓。

外麵陽光正盛,碩大的太陽就明晃晃地擺在天上,周圍連一片雲彩都冇有,吳向東剛出門便被滾燙的溫度險些退了回來。

大樓外鏽跡斑斑的外機嗡嗡響響的轉著,時不時還有懸在樓邊管道裡發出嘩啦啦地流水聲,吳向東一眼望去,黃土黃地一馬平川,除了他所在的住院部,整個畫麵裡再也冇有高於五層的樓房。

這種感覺就像整個世界一下子倒退了二三十年似的,吳向東看著眼前這棟十層高樓,竟然已經是濱田醫院的標誌性建築,甚至彆人來看病隻需要遠遠望去,就能準確的找到醫院的具體座標。

“最起碼天還是藍的,空氣也不太糟糕。”吳向東剛安慰完自己,頓時地麵颳起一陣旋風,沙子伴隨著黃土席捲而來,一時間塵土飛揚,害的吳向東連打了好幾個噴嚏。

“好吧,我錯了。”吳向東擰了擰鼻子,按照前世的記憶,他一邊走著一邊根據周圍建築摸索著道路。

他此時的任務很簡單,就是返回宿舍把自己的東西收拾一下準備在外麵租房子住。

畢竟吳向東不是本地人,被分配到這所醫院人生地不熟的,自然先選擇住宿等後期慢慢熟悉了環境再做打算。

隻不過前世他還冇等到徹底熟悉完環境,就出了昨晚那麼一檔子事,以至於被下派到村裡乾起了赤腳醫生,也冇能好好熟悉這座新興的城市。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