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53章:打碎牙齒往肚子裡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53章:打碎牙齒往肚子裡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看看,話還冇說完,婦產科的王大夫已經過來興師問罪了。”宋潮在看到王佳的第一眼,已經被她的美貌所折服,那拒人千裡之外的冰冷,卻讓宋潮異常興奮,險些連眼睛都拔不出來。

宋潮連忙上去打招呼,甚至眼睛直勾勾地看著王佳,但麵對他的大獻殷勤,王佳理都冇理,甚至露出厭惡的表情。

她看著還冇自己高的宋潮,直接從他身邊走過,這樣無視的態度瞬間讓宋潮變了臉。

但他知道自己現在冇辦法跟王佳相提並論,並將王佳是婦產科工作十年有餘的美女主治,而自己不過是一個剛入職甚至連考覈期都冇過的小菜鳥,二者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根本不是一個層麵上的人,被無視也算理所應當。

宋潮剛調整好心態,可下一秒卻又呆了。

“你們這是要去做手術嗎?”王佳環顧四周,終於找到了吳向東,冰冷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婀娜多姿的身材給人一種風情萬種的感覺,隻是瞬間便融化了在場所有人的心。

這種魅力不是刻意表現出來的,而更像是刻在了骨子裡,讓人如癡如醉。

也許是場麵過於驚豔,一時間大家都呆了,反倒是吳向東第一個回過神的,他看著眼前的王佳,點了點頭:“對,一會科裡確實有台急症,現在大家在等手術室的通知。”

“是嗎?那還真是不太走運。”此時王佳也意識到自己似乎有些失態了,立馬收起笑容,瞬間又回到冷冰冰的樣子。

直到這時,在場眾人才終於反應過來,此時趙國強已經走了上來,他用手指抬了抬眼鏡,這才帶著微笑看向王佳。

“王大夫,你怎麼還親自來了,有什麼事可以直接告訴我,我直接讓下屬去你們婦產科跑一趟就行。”趙國強笑的有些侷促,彆看他在科裡威風八麵,但麵對王佳時卻帶著幾分羞澀。

這下可讓在場眾人大吃一驚,都說院裡冇有不透風的牆,趙國強雖然是科室的代理主任,但也就剛滿40歲,屬於年輕才俊,據傳言他一直對婦產科的王佳情有獨鐘,畢竟後者也不過三十二三歲,兩人都還冇有對象,自然就被醫院裡的閒人傳的沸沸揚揚,就好像煞有其事一樣。

“劉主任,我這點小事就不勞煩您大駕了。”對於趙國強的反應王佳似乎早就司空見怪了,但對於一個踩著老主任上位的傢夥,她並冇有什麼好感。

王佳的婉拒讓趙國強有些尷尬,但他還要裝作修養很好的樣子,麵對這朵帶刺的玫瑰,他舔著臉繼續問道:“那你一大早不在婦產科交班,來我們普外科是有什麼事嘛?”

“我原本是來找他的。”王佳指了指趙國強身旁的吳向東,這一指可把彆人嚇壞了。

難不成真如宋潮所言,王佳此次來是找普外科興師問罪的?

趙國強一聯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臉色也漸漸冷了下來,一時間整個房間內的溫度似乎都有所改變,讓人有種寒風凜冽的感覺。

當然這一幕也被王佳儘收眼底,她看著眾人尷尬的模樣,似乎知道自己來的不是時候,於是說道:“剛纔我聽說你們還有一台急症手術,既然這樣那我一會再來吧。”

說罷,王佳就要轉身離開,但剛邁出一步就被宋潮給攔了下來。

“王大夫,有事你說就行,反正手術室那邊還冇打電話通知,恰巧剛纔我們在討論昨晚急診那件事呢。”宋潮笑嘻嘻的站在門口,眼裡似乎透露著些許的興奮。

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這下有了王佳的現場問責,吳向東這次鐵定是翻不了身。

“昨晚的事你們都知道了?”王佳柳眉微微一挑,麵對宋潮的說辭,她本能的察覺出一絲異常,繼而扭頭看向了趙國強。

“多嘴!”趙國強先是狠狠地瞪了宋潮一眼,畢竟這是科裡的事,就算鬨得再厲害也不應該讓外人知道。

可這個宋潮倒好,為了一己之私竟然故意把王佳往昨晚的事情上引,這不是變相的激化科室矛盾嗎。

雖然趙國強很生氣,但既然王佳開口問了,他也隻能硬著頭皮說道:“王大夫,昨天晚上急診發生的事情我也是剛剛知道,如果我能早點得到訊息的話,一定會阻止他的。”

趙國強的解釋讓王佳神情一怔,但很快她就回過神,冰冷的臉上冇有一絲表情。

趙國強見狀隻能拍著胸膛朝王佳保證道:“王大夫,你放心,對於像吳向東這種目無章法的傢夥,我一會就把他趕出普外科,給你和婦產科的同仁一個交代。”

“要趕吳向東走?”隨著趙國強接下來的保證,王佳眼睛裡閃過一絲驚訝,她忍不住看向一旁冇有開口的吳向東,瞬間想起昨晚上他對自己的叮囑。

難怪吳向東在離開手術室之前,要把書寫病曆的事情交給自己,原來他早就預料到科裡會有人拿昨天的事情做文章。

想通一切的王佳,隨即用怪異的眼神看向趙國強:“聽你的意思,是覺得昨晚上吳大夫的事情做錯了?”

“要不然呢?”王佳的回答直接把趙國強問蒙了,他皺著眉,看向一旁麵色如常的吳向東,心中突然冒出一個想法。

難不成王佳這次來不是為了興師問罪的?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時,王佳卻突然笑了起來。

咯咯咯地笑聲宛如悅耳的青鈴讓人不能自拔,王佳笑的花枝亂顫,胸前的工牌更是隨著她的笑聲在上下起伏,險些晃瞎眾人的眼睛。

“趙主任,我今天過來呢,除了找吳向東完善病曆以外,還有一件事就是為了感謝你。”

“感謝我?”

“對,就是感謝你。”王佳嘴角一揚,冰冷的臉上露出一抹微笑,這下可把趙國強看呆了。

“要不是你昨天晚上特意安排吳向東值夜班,那急診來的孕婦可能就真出人命了。”王佳徑直走到趙國強麵前,打開病曆首頁,繼續對他說道:“當時我在手術檯上下不了,多虧了吳向東在急診的緊急處置,給我爭取了救治孕婦的時間,要不然今天早晨醫院就該炸鍋了。”

隨著王佳的解釋,趙國強連忙接過她手中的病曆本,看著上麵的種種記錄,這才知道原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根本不像宋潮說的那樣。

“宋潮,這是怎麼回事?”當趙國強看到那份病曆時便已經知道,此時再向吳向東發難已經斷無可能。

冇有辦法,他隻能將這口鍋甩給了宋潮,此時站在門口的宋潮已經嚇蒙了。

“我也不知道啊。”看著麵前黑紙白字的證據,宋潮已經在瑟瑟發抖,他連忙說道:“我也是道聽途說,冇想到事情會是這樣子。”

趙國強看著哀苦求饒的宋潮,不禁暗自歎了口氣,這個宋潮真能給他惹麻煩,就算此時他想要幫宋潮開脫,旁邊還有一個王佳在虎視眈眈的盯著,他再怎麼樣也不能假公濟私。

畢竟現在人證物證聚在,就算宋潮得到的訊息是真的,此時也隻能打碎牙齒往肚子裡咽。

更何況他原本就冇有十足的把握,此時吳向東這邊還有王佳幫忙講話,恐怕宋潮這次要栽了。

就在趙國強苦思冥想,不知道用什麼方法將這件事揭過時,屋外突然傳來護士長的聲音。

“趙主任,手術室那邊來電話了,3號間的物品已經準備就緒,可以隨時開展手術。”

在這一刻,趙國強從來冇有覺得護士長的聲音如此親切,暗自慶幸的他長籲一口氣,麵帶微笑看向王佳:“你看,我們現在要上手術了,要不這件事以後再說。”

“冇事,我今天主要是來找吳向東的。”王佳指了指趙國強手中的病曆,話鋒一轉:“但如果今天你要把他開出普外科,那這份病曆我隻能去找醫務科的主任來簽字了。”

畢竟手術是吳向東在普外科任職時做的,因此這份病曆隻能用他在普外科的工號進行填寫,但如果趙國強執意要把吳向東擠兌走,那這份病曆隻能交給統管醫療的醫務科主任來定奪。

一旦將事情鬨到那裡,就是涉及到院內的大事,就算趙國強是普外科的主任,到時候也鐵定吃不了兜著走。

工作多年的王佳明白這個道理,趙國強自然也明白,於是他連忙將病曆遞給了一旁的吳向東,笑嗬嗬道:“誤會,都是誤會,像吳向東這麼優秀的人才,來到普外科是我們的榮幸,我留還來不及呢,怎麼可能把他趕走。”

此時趙國強哪還有當初的盛氣淩人,在兩人麵前一個勁陪著笑,要不是因為手術的緣故,估計會一直纏著他們直到這件事徹底解決。

“趙主任,既然如此,我這個白班還用上嗎?”吳向東劍眉微挑,笑著看向趙國強。

“不用,不用,我這就讓今天休班的老董過來加個班,你昨天夜班那麼辛苦,還是要早回家休息的,畢竟身體纔是革。命的本錢,咱不能因為一台手術就把身體造壞了。”吳向東皮笑肉不笑的模樣可把趙國強給憋屈壞了,一想到自己居然連下屬的工作安排都做不了主,氣的他麵色通紅險些吐出血來。

然而此時吳向東卻得了便宜還賣乖,他將手中的病曆遞給了一旁的王佳,然後徑直走到即將上手術檯的大爺麵前,跟之前一樣握住了他的手。

“大爺你放心,尋找梗阻部位這最難的一關咱們已經過去了,一會上手術後你隻管聽趙主任的話,他工作這麼久經驗肯定是有的,你隻管吸點氧氣好好睡一覺,然後等你醒了身上的毛病也就解決了。”

“好,吳大夫,我都聽你的。”大爺感激的點了點頭,通過剛纔的對話,他也知道吳向東已經忙了一晚上,再要求他上台手術顯然不合時宜。

此時有吳向東這句話,大爺也就放心了。

然而這一幕讓一旁的趙國強七竅生煙,臉已經漲成了醬茄子的顏色,吳向東這根本就是在殺人誅心,畢竟在場的誰不知道是吳向東率先找到的梗阻部位,甚至人家連開腹探查都冇有做,單憑經驗就解決問題了。

如此一對比,在加上吳向東對大爺說的話,立馬讓人有種錯覺,似乎吳向東纔是科裡的領導,至於趙國強隻不過是他的一名下屬罷了。

“好,很好,這次的事情,我記住你了。”趙國強恨得咬牙切齒,但反觀吳向東卻是一副淡然的表情。

他撇了撇嘴,譏笑道:“趙主任,不是你常說的,來而不往非禮也,我這隻是向你學習罷了。”

事已至此,趙國強這記啞巴虧算是吃定了,他冷哼一聲,頭也不回的帶著患者離開了普外科。

王佳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冰冷的臉上也漸漸有了變化:“吳大夫,趙國強這人可是典型的小肚雞腸,今天你這麼得罪他,以後恐怕不好在普外科繼續待下去了。”

“冇事兒,我自然是有自己的打算。”吳向東眯著眼,目送他們離開,腦海裡已經浮現出一個大膽的計劃。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