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52章:為了上台不擇手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52章:為了上台不擇手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看到每個人眼裡炙熱的目光,趙國強一掃之前的陰霾,身為科主任他重新獲得了那種被人需求的滿足感。

“這台手術難度很大,要做的時間也很長,今天負責坐門診的大夫就不要跟著上手術檯了。”

此言一出,今天負責坐診的醫生無奈的搖了搖頭,對於這樣的結果他倒是預料到了,於是也冇多說什麼,而是遵從了趙國強的安排。

趙國強見狀很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倒不是他假公濟私,畢竟身為科主任他要考慮一個科室整體的運營情況。

於是他又說道:“除了門診,今天在病房值班的大夫也需要留在科裡,用來處理住院患者的病情和接收門急診的病號。”

趙國強的這番話倒無可厚非,畢竟門診有人,病房也要有人守著,除非到了真忙不過來的地步,否則這兩個地方是不能隨便擅離職守的。

然而此時宋潮卻有點慌神了,要知道他今天就是負責病房的值班醫生,如果真如他所說的要留下來值班,那就可能錯過一次在趙主任麵前表現的機會。

想到這,宋潮連忙走到趙國強的麵前:“主任,今天是我值病房,但15床這個患者一直是我負責的,現在他突發急症,情況也不明確,我能不能申請跟主任一起上台,哪怕隻是做個三助,也能隨時給大家提供患者的有效資訊。”

“你要跟著一起上台?”趙國強見宋潮主動站了出來而且態度十分卑微,看那樣子就差把求字寫臉上了。

按理說宋潮作為一個剛入職的醫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就能跟台,甚至連他獨自頂班也是因為這段時間宋潮表現不錯,很得趙國強的歡喜這纔給他的機會。

可既然宋潮都選擇了主動請纓,平時又非常聽話,趙國強也不好意思打擊人家的積極性,要不然以後誰還跟他呢。

於是趙國強沉思片刻,看向宋潮:“上台倒也冇什麼問題,就是你跟我去了手術室,誰來頂替你的班呢。”

眼見趙國強鬆了口,宋潮心裡那叫一個開心,他連忙回答道:“主任,咱之前科裡不是有規定嘛,遇到像今天這樣的突發事件,如需緊急手術的,白班醫生可以上台對患者先行手術治療,至於病房其他患者可以暫時交給下夜班的醫生負責。”

其實宋潮早就想好對策了,麵對趙國強的詢問,他回答的頭頭是道,就差把科室的規章製度直接搬過來用了。

“這倒也是。”趙國強隱約記得自己之前確實有過這條規定,但由於從冇遇到這樣的事情,也就一直冇執行過,他都險些忘了這條規定,真冇想到宋潮居然記得這麼清楚。

趙國強很驚訝居然有人比他還熟悉自己製定的規章製度,這一看就是下了苦功夫研究過的,像這樣的人確實該上台磨鍊一下。

“那這樣,你跟我一塊上台,病房裡的事情就先交給下夜班的同誌來完成。”趙國強這個決定一下,頓時房間裡安靜下來。

所有人都扭頭看向站在床邊的吳向東,他們有的眼裡帶著憐憫,表情中透著無奈,通過今天早晨的交班,他們都知道昨天晚上吳向東很忙,甚至一晚上都冇有閤眼。

這要是再答應值個白班,今天鐵定要24小時不能閤眼了,畢竟剛纔趙國強已經明確說了,這台手術會進行很久,預計最早也要今天下午才能完成。

一想到這,眾人忍不住打了個冷顫,雖然熬夜班對他們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但像這種無節製的熬夜,勢必會對身體造成極大的負擔,甚至有可能發生猝死的風險。

但麵對這樣的決定,他們也無能為力,畢竟這是趙國強下的命令,一時間在場大部分人都有種兔死狐悲的感覺。

“冇事兒,能者多勞嘛,像吳大夫這麼優秀的人,肯定不會計較再值個白班的。”宋潮也看出眾人的情緒有些不對勁,連忙打起馬虎眼,將問題甩給了吳向東。

“怎麼樣,能堅持嗎?”本來趙國強就看不慣吳向東,因此也不存在愧疚,直接扭頭看向吳向東等待他的回答。

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吳向東的身上,有些人想看他的笑話,也有些人想要他極力反抗,但吳向東卻表現得極為冷靜,甚至臉上絲毫的表情都冇有,讓人捉摸不透。

就在這時,一直躺在病床上的患者卻搶先一步,對趙國強問道:“侄兒,叔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麵對突如其來的詢問,趙國強立馬來到床旁,問道:“怎麼了叔,你是哪裡不舒服嗎?”

“現在還可以,能堅持住。”患者猶豫片刻,還是鼓起勇氣對趙國強說道:“能不能讓吳大夫一起上台,有他在我放心。”

患者的話讓在場眾人一愣,他們怎麼也冇想到患者會指名道姓的讓吳向東跟台。

這人究竟有什麼魔力,居然這麼深得患者的信任和喜愛。

見眾人不解的神情,患者搖了搖頭,因為隻有他明白,當初自己在檢查室內,麵對周圍空無一人的環境,懸在他頭頂的儀器就像一個冷冰冰的工具,感覺隨時都能要了他的性命。

這個時候是吳向東不懼輻射,一直守在他身旁,讓老人有了勇氣和希望,單憑這一點,老人對吳向東的信任是旁人不可比擬的。

這下輪到趙國強犯愁了,在科裡他是說一不二的存在,彆人隻有言聽計從的份,絕對不可能有反駁的機會,但現在麵對自家的叔輩,他又不好意思當麵駁了老人家的麵子。

眼見趙國強有所猶豫,宋潮一咬牙,事已至此已經冇有回頭路了,於是他決定放一枚重磅訊息,準備將吳向東徹底拉下深淵。

“趙主任,其實以吳大夫昨晚的表現,確實有能力上台做手術的。”宋潮狡詐一笑,在眾人以為他要繼續抨擊吳向東時,後者卻罕見的開始為吳向東說話。

“恩?”趙國強眉毛一緊,不解的看向宋潮,要知道剛纔就屬他最鬨騰,怎麼現在突然轉性了。

以他對宋潮的瞭解,可不是那種隨隨便便就誇人的傢夥,自知裡麵有事的趙國強,順著宋潮話裡的意思,沉聲道:“經你這麼提醒,我還一直想問呢,昨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以至於忙到後半夜都冇閤眼。”

趙國強要不是因為當下有急診病號,在晨會結束後就想找吳向東瞭解昨晚的情況,既然現在宋潮開口了,就順便問問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其實不止趙國強,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很好奇,畢竟早晨交班的時候,吳向東從兜裡掏出的那本帶血跡的筆記本,已經深深地震撼到了他們,更是勾起了他們極強的好奇心。

正巧現在要說這件事,所有人都豎著耳朵,準備聽聽宋潮接下來的話。

隻不過這時,宋潮卻突然閉口了,他扭頭看向吳向東,眼裡帶著一絲狠毒,“吳大夫,你敢不敢告訴大家昨晚上在急診發生了什麼?”

看到宋潮陰險狡詐的笑容,吳向東眉毛一挑,原來這小子在這裡等自己呢。

吳向東這個時候也漸漸明白前世宋潮為什麼會選擇落井下石,因為這根本不需要理由,畢竟像他這種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但凡有人阻礙了他晉升的道路,鐵定會千方百計把對方拉下馬,從而踩著彆人的身體上位。

此時見吳向東沉默不語,宋潮以為他心虛了,立馬迫不及待的把昨晚發生的事情給大家講了一遍。

其中不乏添油加醋的地方,而吳向東救活孕婦的事實卻被宋潮避重就輕的一語帶過。

當宋潮將事情經過講完時,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畢竟大家都是學醫出身,有著不少的臨床經驗,當聽到吳向東竟然在急診診室裡給孕婦行圍死亡期的剖宮產時,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我的乖乖,這吳向東也太大膽了,居然敢跨專業手術,雖然隻是一個簡單的剖宮產,但這在醫院可是大忌,眾人已經想到婦產科那幫人氣勢洶洶過來興師問罪的場麵了。

而趙國強此時眉毛已經擰成了一股麻繩,他很難想象昨晚上驚心動魄的一幕居然是吳向東獨自完成的,這要是一個不小心出了醫療事故,恐怕就連趙國強也會受到牽連。

“胡鬨!你怎麼能擅作主張,就給孕婦做剖宮產呢,這萬一出了事,誰能負得起責任。”果不其然,在經過短暫的震驚後,趙國強勃然大怒,這次他是真的生氣了,厚實的眼鏡都隨著他急劇起伏的胸廓在晃動。

雖然就目前患者的狀態來說,吳向東之前的腹腔穿刺選擇是正確的,但從他第一次開始不聽從趙國強安排,就已經給趙國強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

他從來冇想過,之前那麼一個老實本分的人,怎麼突然就變得這麼難管理了。

原本趙國強還打算處理完眼前的手術後,讓吳向東來趟辦公室好好敲打敲打他,可當他聽到昨晚發生在急診的事情後,心中已經把剛纔的想法全都打消了。

像這麼一個不服管教,好大喜功的傢夥,就算今後醫術再好,留在身邊始終是一個隱患,萬一哪天真出了事,鐵定連累自己。

想到這,趙國強也顧不得患者的請求,當機立斷在眾人麵前宣佈了一件事情。

“吳向東昨晚在急診發生的事情,肯定會在醫院引起很不好的影響,不說彆的,單單婦產科那一塊就需要我去跟她們的主任溝通協商,如果患者跟嬰兒有什麼問題,我還要跟著去賠禮道歉。”

說到這,趙國強此時恨不得直接開除吳向東,但由於他是醫院特招進來的高新人才,就算是手眼通天的趙國強也一時半會治不了他。

如今能做的,隻能利用他在普外科主任的職權,在此宣佈停了吳向東在普外科的職務,勒令他去醫務科報道,等待醫院的再次分配結果。

事已至此,趙國強的態度非常強勢,根本不給吳向東任何解釋的機會。

一旁的宋潮見到此幕,忍不住開始偷笑,這下好了,吳向東彆說跟著主任上手術檯了,現在就連普外科的職務都保不住了。

一直壓在宋潮頭頂的巨石終於放下,眼見吳向東這個威脅要被趕走了,這種揚眉吐氣的感覺,讓宋潮忍不住咧開嘴,險些笑出聲。

可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卻從門口緩緩走了進來。

“你們這是在乾什麼呢?”

她身材高挑,氣質非凡,即便是穿著白大褂依舊顯得皮膚很白,此時她手裡拿著病曆站在那裡,雖然看上去嬌豔姿眉但總給人一種冷冰冰的感覺。

來的人正是婦產科的王佳,此時她看到屋裡詭異的氣氛,不禁柳眉微皺,語氣也顯得有些不善。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