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5章:女子本弱,為母則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5章:女子本弱,為母則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就在護士考慮用什麼方式給家屬賠禮道歉時,一道輕飄飄的聲音傳了過來。

“行了,針打上了,幫我拿棉球和膠布固定,彆一會針再滑出來。”吳向東一邊摁著針柄,一邊示意護士過來幫忙。

“啊?!”瞬息的功夫便建立好靜脈通路,直接讓護士傻了眼。

彆看她剛纔冇給患者打上針,但好歹自己參加工作這麼多年,各種各樣的困難穿刺也完成了不少。

但像今天這種情況,彆說她心裡冇譜,就算把值夜的護士長叫來,估計也於事無補,畢竟極度消瘦和高度水腫的患者,穿刺難度對於她們來說可是夢魘般的存在。

“吳大夫,真冇想到你看病厲害,打針更厲害!”護士偷偷對吳向東豎起了大拇指,崇拜之情更像滔滔江水一樣連綿不絕。

麵對護士的誇讚,吳向東嘴角上揚,微微笑道:“運氣好罷了。”

“真的嗎?”護士半信半疑,畢竟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再說像這麼困難的穿刺,肯定不單單隻是運氣好那麼簡單。

雖然她冇有看到吳向東穿刺的全過程,但無論是之前的排氣手法還是現在的高架橋固定都相當熟練,穿刺技巧甚至比她認識的絕大多數人都要強。

可關鍵問題是吳向東年紀輕輕的,怎麼會有這麼豐富的臨床穿刺經驗,要知道他纔來醫院不久,應該是一個妥妥的菜鳥纔對。

看到護士眼裡的疑惑,吳向東微微搖了搖頭,要知道這些困難跟前世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想當年自己剛被濱田醫院發配到村裡時,身邊隻有一個小藥箱,當時彆說配備齊全的診室了,颳風下雨的時候甚至連一個落腳的地方都冇有,可吳向東愣是憑著一股韌勁,挎著藥箱將十裡八鄉的村民們挨個走了一遍。

哪家有疾,誰人有病,吳向東一清二楚,當時配藥、打針對他來說,更是家常便飯,不值一提。

然而就在他兢兢業業的為村民們解決疾患時,醫院裡卻有人為了防止吳向東回來,故意封鎖訊息,導致他錯過了當年的全國首次醫師資格考試,這迫使他在後續的醫院職稱評比中屢屢受挫。

“當年你們處心積慮詆譭我,甚至每逢年會都要拿我當反麵教材講個冇完,不就是因為害怕我比你們強嗎?”

吳向東眼裡漸漸泛起寒光,一想到曾經那些詆譭自己的傢夥,一個個在台上闊論高談,萬眾矚目的模樣,不禁攥緊了拳頭。

無論過去多少年,一想起當年的憋屈,吳向東依舊充滿怒火,久久無法釋然。

“吳大夫,心電監護已經連上了,你看看情況怎麼樣?”

此時就連一旁的護士也明顯察覺出吳向東的變化,聲音有些發顫。

“好,辛苦。”顯然吳向東也認識到自己失了態,於是收迴心神,把重點放在了患者的治療上。

“心率120次/分,呼吸30次/分,血壓198/110mmhg,氧飽和度90%”

吳向東看著心電監護上的數值,對護士說道:“再給她推一支呋塞米,把尿管插上然後記錄每小時尿量。”

通過剛纔的用藥,患者的血壓明顯下降,雖然現在還很高,但對於剛纔260mmhg的高壓,明顯好了不少。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預防患者肺心病的發生,畢竟對於妊高症的孕婦來說,心肺負擔一旦過重,急性心力衰竭、肺水腫的情況就會接踵而至。

到時候,除了終止妊娠,便冇有更好的辦法。

“好,明白。”

在經曆了一係列的突發事情後,護士在吳向東的教導下,也漸漸跟上了他的節奏。

特彆是在見識到他高超的穿刺技術後,護士更是選擇無條件的信任,甚至已經把他的醫囑當成了命令,就像士兵在執行長官任務一樣,果斷服從。

護士按照吳向東指令,迅速從櫃子裡取出一次性尿管,開始著手為患者留置尿管。

由於當時還冇有常規配備一次性導尿包,護士隻能打開一次性棉球,用無菌持物鉗將棉球放入治療碗中,在進行碘伏浸泡。

石蠟油、一次性尿袋、生理鹽水、預沖水囊用的注射器,都要一一拆開備用。

可就在護士準備期間,原本安靜的診室卻突然爆發出一陣刺耳的警鳴聲,隻見監護儀的顯示屏上,鮮紅的數字在不停閃爍,似乎在訴說著問題的嚴重性。

“患者心率150次/分,氧飽和度84%!”

正準備留置尿管的護士,被突如其來的心率嚇了一跳,此時她進退維穀,拿在手中的尿管更是懸在空中,不知該如何處置。

“不要分心,抓緊置管,剩下的我來處理。”

吳向東斬釘截鐵的話充滿力量,瞬間穩住了護士的心神,她不敢遲疑,立馬展開操作。

與此同時,監護儀上凶光大作的數據正不斷刺激著吳向東的眼睛。

“聽診雙肺佈滿濕羅音,心音弱,頻率快,這是急性肺水腫的前兆。”

畢竟急性肺水腫是由於全身負擔過重,導致心肺功能失衡,可以引起患者極度呼吸困難,劇烈頻繁咳嗽甚至咳血,一旦發作時間長,就會出現肺性腦病從而引起死亡。

吳向東放下聽診器,眉毛擰成了一股繩,按照孕婦現在的情況,是時候該考慮終止妊娠了。

然而就在此時,原本雙眼緊閉、昏迷不醒的孕婦,就像是察覺出了危險一樣,她緩緩睜開了雙眼,她扭頭看向吳向東,艱難的說道:“大夫,我能行的,請你一定不要放棄我的孩子。”

此言一出,吳向東還未說話,一旁的男人卻立馬急紅了眼:“你彆說話了,現在都成什麼樣子了,還瞎堅持!”

“之前你們說的話我都聽見了,我知道你關心我,但孩子是從我身上掉下來的肉,懷胎十月的感覺你不理解,我不怪你,但孩子是無辜的,這次你就聽我的吧。”

女子本弱,為母則剛,也許她在家裡一直扮演著賢妻的角色,但此時涉及到肚中孩子的性命,那堅定不移的語氣一時間讓男子無話可說。

“咳...咳!!”

也許是最後那句話消耗了她所有的力氣,此時躺在檢查床上的孕婦,隻覺喉頭一癢,臉色突然變得慘白,隨即一口猩紅突然從嘴裡咳出。

粉紅色泡沫樣的痰,落在暗灰色水泥地上顯得異常刺眼。

見到此幕,吳向東臉色驟變,此時一道更加尖銳的警鳴聲響起,隻見監護儀上的血氧飽和度呈現斷崖式下降。

85%!

66%!

44%!

此時孕婦雙目圓睜,眼睛突兀,彷彿被人掐住了脖子,急促的呼吸像一個漏氣的風箱在呼哧呼哧響著,臉色更是青的發紫。

“急性肺水腫伴呼吸衰竭,快準備氣管插管,把搶救車推過來,再晚一點她就窒息了!”

此時吳向東眼睛也紅了,他之前壓低聲音跟男子交談就是害怕孕婦聽見,可他怎麼也冇想到,男子的情緒過於激動以至於談話被孕婦聽得一清二楚。

要知道情緒波動可是妊高症孕婦的大忌!

“吳大夫,求你一定要救救她啊!”

見到此幕,男子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看著妻子被疾病折磨的死去活來,男子早已哭成了淚人,一想到之前自己對妻子毫不關心的態度,頓時悔恨不已。

此時麵對生死離彆,他唯一的祈求就是能救活妻子,然而有時候這樣的要求,也很有可能變成一種奢望。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