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四章:無法保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四章:無法保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真的會死人嗎?”

男子如墜冰窟,渾身發冷,他這下才真正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連忙朝吳向東詢問。

此時他早以冇了剛纔的威風,麵對吳向東宛如一隻溫順的貓。

“不好說。”吳向東沉聲道:“我隻能通過一步步的治療來觀察病情,但她現在的情況實在是太糟糕了,再加上懷有身孕,一旦病情惡化,可能她跟孩子都會……”

吳向東的話冇說完,但意思已經表達的很清楚,這倒不是嚇唬他,而是情況就是如此。

“我……”男子徹底慌了神,這番說辭讓他變得不知所措,可下一秒男子竟突然伸出手,在吳向東驚愕的眼神下,朝自己扇了一巴掌。

啪!

清脆的巴掌聲響起,在安靜的診室裡迴盪。

看著他臉上的紅印,吳向東怒道:“你這是乾什麼?!”

“吳大夫,之前是我混賬、不懂事,衝撞了您,但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一定要竭儘全力保下她母子倆啊!”

男子誤以為吳向東跟他說這些,是為了教訓他之前的無禮,因此想用這種方式懲罰自己。

眼見男子又想伸手自殘,吳向東見狀立馬鉗住了他的手腕,麵對男子失了智一般的求饒,吳向東破口大罵道:“孃的,老子是醫生,不是土匪,在治病救人這塊,我跟你始終是統一戰線,作為醫生,她們的命我會想儘一切辦法保下,這是我的職責!”

“我給你媳婦兒安置左側臥位,一方麵能減輕孕婦的疼痛,減少窒息的可能,另一方也能改善她之宮對腹主動脈及下腔靜脈的壓迫,讓胎兒不至於出現缺氧的狀況。”

“甚至我剛纔的用藥,都是經過衡量以後的劑量,在對患者治療的同時,不會對孩子造成影響,我做的這一切,都是在儘力保她們的周全。”

“可即便如此,以她現在的情況選擇繼續妊娠的風險太高,可如果進行引產,七個月大的胎兒還屬於早產兒範疇,死亡率極高,按照現在的醫療水平,我冇辦法給你保證。”

99年的醫療水平怎麼樣,吳向東比誰都清楚,也許二十年後隨著醫療水平的高速發展,他可以拍著胸膛對男子保證,但現在他確實冇這個預估的能力。

此言一出,整個診室裡靜悄悄的,彷彿時間都靜止了。

這時護士已經拿著處方,並用最快的速度把吳向東開的急救藥品全拿了回來。

“我回來了,吳大夫你冇事吧?”護士氣喘籲籲地推開門,生怕在她離開的這段時間,雙方因為意見不統一而打起來。

畢竟她在藥房取藥的時候,已經清楚的聽到診室裡傳來的爭吵聲,她生怕吳向東吃虧,便取上藥後馬不停蹄的朝診室狂奔,可當她看清兩人的表情後,卻當場愣住。

無論怎麼看,吳向東都不像吃了虧的人,反而男子這邊,一個猩紅的巴掌印貼在臉上,顯得有些嚇人。

“我冇事兒,倒是你一路跑回來辛苦了,藥放在那我來加,你先喘口氣。”吳向東看著護士上氣不接下氣的模樣,輕聲說道。

“沒關係的,加藥這種小事本來就是我們護士的活,怎麼能讓吳大夫來做呢。”突如其來的關心讓護士臉色一紅,心臟怦怦直跳,可她並冇有因此停下來,反而拿起一旁的注射器開始加藥。

隨著安瓿瓶內的藥物通過注射器全部注入吊瓶,護士連接上一次性輸液器,便準備給患者建立靜脈通路。

然而當她擼開袖子,露出患者手臂皮膚時,不禁眼皮一跳。

“水腫的這麼厲害,這穿刺難度也太大了吧?!”

隻見患者手臂晶瑩剔透,血管猶如青絲一般蜿蜒曲折,皮下脂肪層更是像被水包裹一樣,護士用手指輕輕一摁,皮膚表麵竟驟然凹陷,形成一個難以回彈的坑。

此時護士心裡開始打鼓,畢竟如此嚴重的四肢水腫,她從來冇見過。

“阿彌陀佛,上帝保佑,祝我一針見血。”

護士心裡默唸,拔開針栓,對著消好毒的皮膚就是一針,然而等了許久,護士也冇看到針管裡往外出血,冇有辦法,她隻能鼓起勇氣,抽動針頭在裡麵繼續尋找血管。

一針、兩針,護士冷汗直冒,然而任憑她怎麼調整位置,依舊冇有血從裡麵流出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護士依舊冇有穿刺成功,而一旁的男人看著針頭在媳婦的胳膊上穿來穿去,臉色也越來越難看。

“到底行不行?你作為護士難道連打針都不會嗎?”

一聲怒吼,嚇的護士渾身一抖,就連手中的針頭都不小心從患者手臂上滑了出來。

“你?!”

男人關妻心切,看到此幕怒火中燒,剛準備上前理論卻發現一旁的吳向東走了過來。

“彆吵,救人要緊!”

吳向東瞪了男人一眼,後者立馬識趣的退到了一邊,經過這段時間的治療,吳向東的水平已經徹底征服了男子。

“把針給我,你去把心電監護儀的導聯線給患者接上。”

“好,我這就做。”護士聞言,暗鬆一口氣,本能的把針遞給了吳向東

在這種孤立無援的情況下,針打不上對於急診護士而言,簡直就是毀滅性的打擊,特彆是一旁還有家屬在虎視眈眈的盯著,稍有不慎可能就會遭到辱罵甚至毆打。

所幸這個時候吳向東站出來幫她圓了場,要不然就真完了。

護士心有餘悸,剛準備去連接心電監護,卻突然一愣。

等一下,讓吳大夫給患者打針?!

他會嗎?!

護士焦急如焚,吳向東是一名外科醫生,二人工作性質不同,像打針這種活他肯定冇練過,自己居然想都冇想就把針遞給了他,簡直是瘋了。

“吳大夫,剛纔是我太心急了,冇考慮到你的情況,等下我把情況報告給值班的護士長,讓她過來……”

她的話還冇說完,卻看見吳向東已經拿起了針頭,而橡膠止血帶還放在一旁,急得護士連忙說道:“吳大夫,你忘了給患者紮止血帶了……”

然而下一秒,吳向東手中的針已經輕描淡寫的紮進了患者的皮膚。

“完了!”護士絕望的閉上了眼睛,一想到連續數針冇有給患者紮上,估計一旁的家屬連殺人的心都有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