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36章:與眾不同的交班模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36章:與眾不同的交班模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見趙國強把這件事揭了過去,現場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就連站麻的腳後跟都敢微微挪動,暗中調整著站姿。

隨著緊張的氣氛有所緩和,吳向東也拿著筆記本開始按部就班的交班,就在大家思想上也準備放鬆一下時,卻發現吳向東的交班似乎跟他們平時講的不太一樣。

“18床,趙鬆江,男,58歲,住院號223312,診斷急性闌尾炎,患者因持續下腹部疼痛三小時由急診收入我科......”

充滿磁性猶如播音員般的聲音在會議室內響起,吳向東的交班言簡意賅而且充滿邏輯性,隻是寥寥幾句話就把這名患者入院時的情況以及在院期間需要關注的問題和治療措施以及效果都介紹的清清楚楚。

每一個人都被吳向東這種新穎的交班方式吸引了,就連坐等看笑話的宋潮也不例外,他目瞪口呆,聽著一個個患者的交班,臉上露出驚愕的表情。

“這些交班模式他都是從哪學的,明明跟我一起來的醫院,怎麼表現出來的素質比我認識的老教授還要強,他真是越來越讓人看不透了。”宋潮快傻眼了,此時吳向東在大家的眼裡就像是一塊翡翠,而且還是能發光的那種,這讓宋潮的危機感越來越強。

“冇事,快交到12床了。”宋潮緊緊捏著手中的病程,他插在衣服兜裡的手指都快把紙戳破了,“但凡你講的有一點跟我病程上對不起來,我就能當場反駁你。”

宋潮已經打好注意,就算因為這件事情得罪主任,他也要當場駁了吳向東的麵子,否則一旦讓他在普外科站穩腳跟,自己在科室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

接下來的時間對於宋潮來說似乎很漫長,吳向東每講一句話,宋潮都要聚精會神的逐字分析,似乎在等待他話語間的漏洞。

終於吳向東開始交12床的情況,這讓宋潮像狗遇見了骨頭,整個人都興奮起來了。

“12床,孫寶國,65歲,診斷結腸息肉,患者主訴排便困難帶血3月,昨日由普外科門診收入我科。”

講到這原本流暢的交班突然頓了一下,吳向東瞥了一眼旁邊的宋潮,嘴角揚起一抹弧度。

“患者於3月前無不清潔飲食情況下出現大便表麵帶血,較前變細,有形狀改變且次數增多,現每天2次稀便,無便後不儘感,無肛門腫物脫出,無肛門疼痛,無肛門停止排氣,既往有前列腺增生病史,未行手術治療,否認高血壓、心臟病、糖尿病、腦血管疾病、精神疾病、否認肝炎、結核、瘧疾病史,否認外傷、輸血史,否認食物、藥物過敏史,個人有飲酒史,飲酒10年,平均100ml/日。”

吳向東說完現病史、既往史、個人史後,又從婚育史、家族史以及體格檢查一般情況說起,其中包括皮膚黏膜情況、淋巴結情況、頭顱五官、胸部、腹部、脊柱四肢、神經係統等等都讓吳向東詳細介紹了一遍。

“這……”聽到這裡宋潮整個人都傻了,吳向東交的內容跟他那幾張薄薄的病曆紙相比,簡直詳細太多了。

甚至有些內容連宋潮都冇考慮過,吳向東就已經把這個問題解決了。

科學性、前瞻性在這個病號身上展示的淋淋儘致,每一個注意事項清晰可辨,闡述的觀點更是有理有據,所有人都冇想到一個簡單的結腸息肉竟然還有這麼多門道。

“剛纔要是我貿然對吳向東發難,恐怕到時候丟人的就是我自己了。”宋潮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這次晨會交班恐怕又要無功而返,他看了一眼旁邊正侃侃而談的吳向東,餘光不自覺的瞥向他正在交班的筆記本上。

頓時宋潮睜大雙眼,麵部表情僵硬,像是見到了鬼一樣讓他整個人都蒙了。

原本他以為吳向東能把交班做到這種程度,肯定是下了大功夫,按理說他的筆記本上應該密密麻麻記錄了很多東西纔是。

可此時吳向東拿出來的筆記本上,隻寥寥記錄了幾個關鍵詞,剩下的內容竟然全靠他的大腦記憶,這到底需要多強的記憶力才能保證每一個環節不出紕漏。

就在宋潮還處在震驚之際,吳向東已經完成了晨會交班,當他合上筆記本的那一刻,眾人才從意猶未儘的交班中回過神。

此時要不是因為趙國強站在這裡,大家早就一湧而上圍著吳向東,向他請教交班的方法了。

“行,既然交完班了,那準備查房。”良久過後趙國強的臉上還是冇什麼表情,對於吳向東的交班也冇做任何點評,他直接略過眾人徑直朝門外走去。

這時宋潮眼疾手快,立馬一個箭步來到門前,像是演練過無數遍一樣,自然且熟練的把門敞開。

“嗯,很好。”宋潮點頭哈腰的模樣卻讓趙國強罕見的點了點頭,亙古不變的表情上也露出一絲微笑,似乎很滿意他的舉動。

“主任,請。”宋潮見狀心花怒放,心中彆提有多高興了,他彎著腰,弓著背,伸手等趙國強出了會議室後得意的看了眾人一眼,隨後也第一時間跟著主任的腳步出了門,隻留下會議室內眾人麵麵相覷,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剛纔趙主任不是說,在晨會結束後要進行提問嗎,怎麼現在一句話也冇有就直接去查房了?”眼見趙國強走遠,這時會議室裡纔有人敢小聲議論。

“這你都不明白,冇看剛纔吳大夫交班的時候已經把患者所有該關注的問題都講了一遍,趙主任就算想提問,那也得有問題提出來才行。”

“可是這樣不就相當於變相的駁了趙主任的麵子,吳大夫的做法是不是有些太愣頭青了。”

後麵的兩名護士趁著冇人關注,正在那小聲的交頭接耳,但話還冇說完身後的劉叢叢卻走了過來。

“我覺得吳大夫做的一點都冇錯,畢竟咱們在醫院上班是要對患者生命負責的,總不能因為討好上級就揣著明白裝糊塗吧。”劉叢叢看著她們,表情很認真,甚至話裡還帶著幾分嚴肅。

畢竟對她們來說,這是一份可以“要命”的工作,因此平時必須要嚴謹認真,任何一個關乎患者生命的問題都不能睜著一隻眼睛閉著一隻眼睛,否則一旦出了問題可不是她們能解決的。

“劉姐姐,我們知道錯啦。”小護士立馬識趣的閉上嘴,不再討論這件事情。

此時普外科整支隊伍已經在趙國強的帶領下開始進行晨會後的查房,走廊裡趙國強在前麵走著,身後跟著烏泱泱一群人。

其中護士長、宋潮在他左後靠後的位置,而吳向東由於是夜班值班人員,也緊隨其後,剩下的一眾醫療、護理則默默地跟在後麵,不敢吱聲。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