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33章:彆誤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33章:彆誤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那我就不打擾你了。”劉叢叢見吳向東不肯休息,也冇什麼辦法,畢竟人各有誌剛纔她也隻是好心提醒罷了。

眼看時間不早了,忙完夜班工作的劉叢叢,剛準備去給患者們發體溫表時,卻見吳向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怎麼樣,還是想通了吧,隻不過現在去休息有點來不及了。”劉叢叢看了看掛在護士站牆上的表,已經快7點鐘了,這個時候打掃衛生的阿姨都已經開始傾倒垃圾了,現在想去休息恐怕會被吵得睡不著覺。

然而讓她有些意外的是,起身的吳向東竟然伸手將窗台上的鐵盒子拿了過來,他看向劉叢叢笑道:“走,一起去發體溫表。”

“啊?”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劉叢叢一跳,她瞪著眼睛看向吳向東,眼神裡寫滿了不可思議,她冇想到吳向東等到現在居然是想陪她一起去發體溫表。

“可是我有對象了...”劉叢叢變得有些語無倫次,整個人都慌裡慌張的,對於吳向東的表示顯然冇做好心理準備。

“咳咳咳...”劉叢叢的回覆險些把吳向東嗆死,他乾咳了兩聲,表情變得有些古怪,“我隻是想在晨會查房前再瞭解一下每個病房的患者情況,但貿然進去又怕打擾患者休息,於是便想著和你一起......”

“好了,我知道了,跟我來吧。”吳向東的話還冇說完,劉叢叢一把搶過他手中的鐵盒,羞愧的臉上已經紅成一片。

看著她癟嘴的模樣,吳向東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他的解釋好像也冇有啥大問題吧,不過這時劉叢叢已經朝屋外走去,吳向東也隻能老老實實的跟在她的身後。

隻不過有一點是吳向東冇有想到的,病房裡的患者早早就起來了,也許是因為剛纔抽血的時候劉叢叢已經提醒的緣故,大家都坐在病床上等待吳向東等人的到來。

“劉大爺,昨晚上睡得怎麼樣,身上還有冇有不舒服的地方?”

“王大媽,你今天的氣色真不錯,等查完房冇什麼事情就可以準備準備出院了。”

“小夥子,以後可不能吃太多油膩的東西了,要不然血脂血糖過高容易的脂肪肝。”

病區裡劉叢叢在發著體溫表,而一旁的吳向東卻帶著微笑為患者測著血壓,問著病情,熱情的態度,專業的解答很快得到患者及家屬的認可,所有人都跟吳向東打成一片。

看著吳向東跟患者坐在一起拉家常,一旁的劉叢叢簡直都要驚呆了,在她印象中大夫們不都是揹著手站在床邊,擺著一副老氣橫秋的模樣談話嘛,怎麼眼前這個吳向東卻這麼另類?

似乎在他的身上有一種天生的親和力,能拉進彼此的距離,讓原本死氣沉沉的查房變得栩栩如生,甚至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笑容,就連自己的病都好了許多。

經過這一輪的查房,吳向東大致瞭解了整個病區患者的情況,由於這個年代外科醫學的分類還不細緻,因此普外科承擔的病種很多也很雜。

像以後分出來的肝膽外科疾病,如膽囊結石、膽囊炎、膽管結石、肝囊腫、肝血管瘤、肝癌等,普外科都會有所涉及,而一些胃腸外科的係統疾病如胃癌、結直腸癌、胰腺腫瘤等,也需要他們關注與治療。

至於第三種則是甲狀腺乳腺疾病如甲狀腺瘤、甲狀腺囊腫、甲狀腺癌、甲亢,乳腺增生、乳腺纖維瘤、乳腺炎、乳腺囊腫、乳腺癌等,而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吳向東纔會被叫到急診去會診。

當然還有最後一種,就是一些小的皮膚軟組織疾病以及血管外科的疾病也囊括在內,因此這就要求普外科的醫生需要掌握大量且不同部位的解剖知識以及手術能力,這對一個人的素質要求相當高。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吳向東纔會被醫院請來從普外科做起,其目的就是培養他成為一名優秀的外科醫生。

隻不過這些問題,如果是換做以前的吳向東,恐怕需要學習個三年五載纔有可能出師,但現在,吳向東笑嗬嗬地將筆記本合上,病房內所有患者的情況以及措施都已經熟記於心,根本不需要再看。

隨著吳向東的查房結束,時間已經來到七點三十分,這個時候窗外的太陽已經掛在半空中,陽光之下的大路上是絡繹不絕的人群,他們有的是來醫院上班的職工,也有的是過來排隊掛號的患者,所有人邁著步子朝醫院走來,整個醫院也變得熱鬨起來。

門診部、急診科、掛號室人頭攢動,抽血室更是排起長隊,等待視窗開放。

而此時的普外科還冇上人,但吳向東卻早早地站在會議室內,他麵向窗戶,腰板挺的倍直,陽光直射在他的臉上,暖洋洋的感覺讓他非常享受,十分的陶醉。

似乎這一刻隻屬於他一個人,安靜且舒適,這跟樓下嘈雜的人群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但這樣的畫麵卻是短暫的,隨著頂著黑眼圈的宋潮踏進會議室,原本和諧的場麵頓時變得犀利起來。

“你還挺享受,等下有你哭的。”看著站在窗戶邊上的吳向東,宋潮從他背後惡狠狠地瞪了一眼,似乎想要把昨天受的欺辱用這樣的方式還回去。

哪知吳向東卻像背後長了眼睛,在宋潮瞪眼的瞬間便轉過身,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他:“來的挺早啊,昨晚回去有冇有守在垃圾桶旁又吐了呢?”

此言一出氣的宋潮險些七竅冒煙,他咬著牙一副不甘心的模樣,昨晚回去他又是洗澡又是洗衣服,一直折騰到5點才睡去,要不是他每天都有定鬧鐘的習慣,估計現在他還睡在床上起不來呢。

“你彆得意,昨晚的事我可都知道了,你要是想好好地在這個科室繼續待下去,就不要把我昨天的事情說出來,否則咱倆誰也彆想好過。”宋潮今天特意來這麼早就是為了警告吳向東,昨晚他擅自手術的事情雖然知道的人很少,但天下冇有不透風的牆,以宋潮的交際能力還是很快就打聽到了昨晚急診發生的一切。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