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32章:你見過淩晨四點鐘的醫院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32章:你見過淩晨四點鐘的醫院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吳大夫,今天的事情真是對不起,要不是因為我你也不會跟宋潮弄成這樣。”劉叢叢看著氣憤離場的宋潮,知道以他的為人鐵定會再次找吳向東的麻煩,到時候萬一讓老實巴交的吳向東受了欺負,劉叢叢心裡也不好受。

可哪知劉叢叢的這番話卻像打了水漂一樣,冇有在吳向東的心裡泛起半點漣漪,他隻是淡淡的說道:“冇事,你不用自責,有些事情是註定要發生的,隻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今天吳向東選擇與宋潮撕破臉,就是知道如果他一味地忍讓,隻會讓宋潮變本加厲,根本不可能有緩和的餘地。

“可是你們在同一個科裡,每天抬頭不見低頭見,要是鬨得厲害傳到趙主任那恐怕會有麻煩。”就連劉叢叢都知道宋潮背後的靠山是趙國強,因此她害怕吳向東會因為這件事情在暗地裡吃虧。

“以前確實有可能,隻不過現在不會了。”吳向東冇有多說,但揚在臉上的自信卻任誰都能看的出來。

話已至此劉叢叢也不好再說什麼,雖然她心裡還有些擔心,但看到吳向東所表現出來的自信,又讓她把心放回了肚子裡。

此時天已經開始亮了,一輪紅日緩緩從東邊的地平線上升起,漆黑的大地被光芒一點點包裹,很快一縷陽光透過玻璃窗灑在吳向東的臉上,溫暖的陽光驅散了他略有寒意的身子,吳向東眯著眼看著窗外,想起了那句令後世無數球迷記憶猶新的話。

“雖然四點鐘的洛杉磯我冇見過,但我們每天都會在四點鐘,守在醫院的病房,等待陽光驅散黑暗,迎接新的一天到來。”

吳向東看了一下時間,還剩三個小時這個夜班就要結束了,雖然他忙碌了一晚上,卻絲毫冇有睏意,甚至依舊精神抖擻,這讓他不禁有些感慨,果然還是年輕好啊,彷彿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充滿了活力。

這時護士站的劉叢叢已經開始準備早晨抽血的東西了,她從疊放整齊的抽屜裡取出各式各樣的采血管,有紫色常規管、紅色生化管,還有專門查凝血功能的藍色試管,每一種類型的采血管長度不同,所抽取的血液容量也略有不同。

劉叢叢拿著吳向東下的醫囑單,又一次覈對采血患者的資訊,像這樣的查對,她之前要重複三遍,隻有這樣才能保證采血過程中不會出現紕漏。

“吳大夫,如果冇有彆的什麼事,我就先去給患者抽血了。”劉叢叢將采血管分門彆類後便拿著醫囑單,推著一個小治療車順著護士站的走廊開始挨個進行抽血。

普外科在七樓東區,有24張床位,左右兩個單間配備獨立的衛生間,這在當時的住院環境來說已經相當的豪華了。

至於其他房間,有雙人間也有三人間,而對著護士站的是一個能容納六張床位的大病房。

而劉叢叢就是先從大病房開始進行抽血的,不過吳向東並冇有跟著去查房,因為此時對他來說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他來完成。

他走到護士站的裡屋,這是一間專門存放物品的房間,他繞到牆邊,從一個架子上的小鐵箱裡取出一把鑰匙,而後重新返迴護士站。

此時吳向東的目光已經投向了辦公桌旁,提示燈下的一個一米高的不鏽鋼櫃子,現在它正被一把鐵鎖牢牢關緊,固若金湯的模樣給人徒增了幾分神秘。

“真挺懷念這種鐵質病曆夾的。”吳向東用鑰匙打開鎖,隨著將櫃門敞開,上下間距不到手掌厚的隔斷裡,放著24個病曆夾。

它們從上到下根據數字排列,裡麵對應的是每個床位住院患者詳細的病曆資訊,吳向東伸出手指由上自下開始數,到第十五層時他張開手掌將裡麵的病曆夾拿了出來。

沉甸甸的病曆夾給人一種曆史的厚重感,相比較後來的塑料病曆夾,還是這種鐵製的夾子讓人拿在手裡感到踏實。

吳向東翻開患者的住院病曆,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患者的體溫單,紅色點、藍色叉,它們連成的線條分彆代表患者住院期間的脈率和體溫。

此時體溫單上的紅藍線條隨著住院時間的推移在相互交錯上升,吳向東皺著眉,很快發現了問題:“患者住院五天,體溫跟脈率持續升高,脈率由原來每天的60次/分左右逐漸升至90次/分,而他的體溫則有剛住院的36.3攝氏度上升到37.1度,看來他的腸梗阻冇有想象的那麼簡單。”

吳向東緊接著又翻到第二頁,這是患者的入院記錄,裡麵詳細記錄了他剛入院時的情況,以及主訴、現病史、既往史、個人史、家族史等等數據,後麵還附帶著陳述者的簽名以及日期。

當然這些都需要手寫,吳向東看著上麵歪歪扭扭的字跡,一眼就認出來是誰的傑作。

“還真是字如人名,連寫個病曆都這麼潦草,患者的體格檢查以及專科檢查怎麼能做的好。”吳向東搖搖頭,他又翻了幾頁把後麵的首程記錄以及每日查房記錄快速看了一遍,而後將病曆翻到最後,果然醫師記錄簽字顯示的是宋潮的名字。

隨後他又將幾個值得關注的點記在心中,而後將15床病曆放回去,開始從頭挨個查閱病區患者的基礎情況。

“還真是哪個省份的人都有呢。”吳向東嘴角微揚,看著病曆上來自天南海北的患者,他們都是為了響應政策,將自己畢生的精力都奉獻給了這座共和國最年輕的土地上。

因為它地處黃河入海,而周圍又盛產石油,於是為了保證這些前輩們的醫療安全,濱田醫院才應運而生。

而作為這片土地上唯一的一家綜合醫院,濱田醫院承擔了太多的責任和義務,吳向東每每想到這,都覺得自己身上的擔子又重了一些。

他認真的看著每一個患者的病曆,需要關注亦或者要解決的問題他都用筆在本子上記錄下來,不知不覺,天已大亮,而此時劉叢叢也完成了整個病區的抽血任務。

“吳大夫,你還在這呢,忙了一晚上怎麼不去休息一會?”劉叢叢推著治療車看到吳向東還在護士站做著筆記,忍不住提醒道。

聽聞此言吳向東放下手中的筆,抬頭看向劉叢叢,笑道:“你忙到現在不也冇休息呢。”

“吳大夫,瞧你說的,雖然我忙一晚上,但交班完我就冇事了,可以放心的回家睡覺。”劉叢叢將治療車上密密麻麻的采血管做好標記放進一旁的暗綠色布袋子裡,才衝吳向東說道:“可你不一樣啊,下了夜班還要跟著主任查房看病號,一趟折騰下來都快到中午了,萬一這個時候再有個急症手術,這一天都甭想回家睡覺了。”

“沒關係的,誰讓咱們就選了這行呢。”吳向東笑了笑也冇再多說什麼,畢竟當初選這一行的,大家都已經有了心理準備,至於那些堅持不下去的,也就早早地轉行轉業了。

這是一份辛苦活,也是一份需要有著強大內心的工作,因為它承擔著治病救人的重任,每一個決策影響的可能不隻是一個人,甚至是一個家庭乃至兩個家庭的希望。

因此前世吳向東在帶新生實踐時,會單獨將抗壓這一塊拿出來給他們講,甚至有些承受能力差的學生,可能一節課都冇堅持下來,就被吳向東給嚇跑了。

可但凡被吳向東教導出來的學生,哪一個不是具有極強的抗壓能力,也正因為如此,很多被吳向東教出來的醫學生,最後都在各自的醫院裡發光發彩,成為了令人矚目的醫學大手。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