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30章:用納洛酮來解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30章:用納洛酮來解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宋潮,這麼早就來視察工作了?”吳向東咧著嘴,眼神裡卻透著寒意,他冷眼看向宋潮,話語間的譏諷簡直要透體而出,化成一把把小刀往宋潮臉上割。

“哎呦東哥這是會診回來了,瞧你說的話,我隻是過來轉轉,怎麼能說是視察工作呢。”原本還盛氣淩人的宋潮,此刻像是換了一個人,畢竟背後說人壞話還是讓他有些心虛,於是他撓著頭咧著嘴,一副笑嘻嘻的模樣就要伸手朝吳向東的肩膀拍去。

如果換做從前的吳向東,此刻鐵定會被宋潮這番表情迷惑,但重生後的他自然知道宋潮的人品。

啪!

一道清脆的響聲迴盪在安靜的病區裡,吳向東直接將搭在他肩上的手拍掉,宋潮的手背上立馬浮現出一道紅印,而上麵傳來的刺痛更是讓他整個人都愣住了。

“你不知道有句話叫男女授受不親嗎?”吳向東厭惡的彈了彈肩膀上並不存在的灰塵,似乎隻有這樣才能抹去宋潮這令人作嘔的姿態。

“你?!”宋潮這人生的瘦小,長得也有些嬌氣,他在學校的時候就冇少被人議論,因此他這輩子最討厭彆人拿他的性格開玩笑,可現在吳向東竟然敢直擊他的軟肋,甚至就差指著他鼻子罵了,這讓宋潮整個人都氣傻了。

可他卻敢怒不敢言,因為此時吳向東就站在他麵前低頭看著自己,那一米八幾的大個就像一堵牆一樣給他很強的壓迫感。

“吳向東,我是看在咱們是同窗的份上,才喊你一聲東哥,冇想到你還真把自己當成個人物了。”宋潮因為氣憤整張臉都紅成了茄子樣,他兩眼通紅道:“剛纔要不是因為我,15床的家屬就該投訴你了。”

宋潮越想越氣,甚至整個手臂都在抖,他指著牆上掛著的鐘表,冷聲道:“你小子去會個診居然用了這麼長時間,知道的以為你去救人,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擅離職守,不顧病號安危私自外出喝酒去了呢。”

聽聞此意吳向東冷哼一聲:“你以為我是你,整天酒場不斷,甚至連自己的本職工作都快忘了。”

話音未落,一股濃濃的酒味便順著宋潮的身上飄進了吳向東的鼻腔,他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隨即反手一抓將宋潮的手臂拉到麵前,“我看你這麼晚來醫院,不單單是為了看病號吧。”

說完,隻見宋潮手背上有一個明晃晃的針眼,上麵甚至還帶著一絲未擦乾淨的血跡,顯然是今晚上纔打的針。

“這是怎麼回事,難不成病房裡備用的鹽酸納洛酮被你拿去當解酒藥用了?”當吳向東看到這個針眼的時候,已經明白的七七八八。

畢竟在那個年代,科室對一些藥品的管控還不像現在這麼嚴格,而納洛酮作為一種臨床常用的阿片受體拮抗劑,可以阻止貝塔內啡肽受體結合,從而解除乙醇中毒時對中樞神經係統的抑製作用,因此常常被拿來當做解酒的特效藥。

麵對吳向東的質問,宋潮就像被掐住命門一樣,整個人都有些呆了,他冇想到一向靦腆甚至有些唯唯諾諾的吳向東,此時卻像換了個人一樣。

不但能通過一個針眼以及身上散發出的酒氣,就能分析出來他私自使用科室的納洛酮用來解酒,甚至連他今天晚上的小心思都看的一清二楚,這樣的人簡直太可怕了。

宋潮瞬間感覺整個後背都是濕漉漉的,他冇想到同窗五年的吳向東竟然隱藏的這麼深,一股危機感立馬襲上心頭,讓他本能的感覺到自己在科室的地位恐怕不保。

“怎麼說不出話了。”吳向東見他矗在原地呆若木雞的樣兒,頓時嘴角一撇冷笑道;“剛剛你訓人的那股氣勢哪去了,怎麼現在變成啞巴了,我是今晚的值班醫生,有什麼事情當然是交給我來處理,而劉叢叢作為今晚當班護士,又在醫院工作了這麼久,你憑什麼要她向你單獨彙報,而你又有什麼資格以此為理由訓斥她呢。”

吳向東的聲音很低沉,一字一頓充滿威嚴,在他看來劉叢叢雖然隻是一名護士,但對他們這種剛入職的醫生來說也是醫院裡的前輩,是值得尊重的。

可剛纔宋潮那番侮辱人的話顯然觸及到了吳向東的底線,因此他毫不客氣的將宋潮懟了一頓。

而此時兩人的對峙自然也被護士長的劉叢叢看在眼裡,當下她就止住了抽泣,甚至含淚的眼睛裡透著些許的驚訝,眼前這個吳大夫還是她之前認識的那個人嗎?

要知道他倆剛入職的時候是她帶著二人熟悉的病房,當時宋潮一句一個姐,那喊的叫一個親切,而反觀吳向東這邊卻顯得很安靜,甚至跟在他們身後一句話也不說,給人一種很陌生的感覺。

不過現在看來,還是吳向東更加靠譜,讓人莫名的心安與踏實。

“吳大夫,要不要我現在就去檢查一下放在治療室的備用藥?”有了靠山就連劉叢叢也不再受這股窩囊氣,她徑直起身就要作勢朝治療室走去。

這下宋潮可是徹底慌了神,私拿藥物雖然在當時算不上什麼大事,可一旦傳出去那名聲就臭了。

特彆是他最近剛抱上趙國強的大腿,這要是讓他發現自己三更半夜喝完酒還來給他親戚看病,那可就徹底完蛋了。

“哎…彆彆彆,有話好商量,咱們都是一家人,乾嘛非要較這個真。”宋潮連忙攔下劉叢叢,此時他額頭上都是汗,也不知道是納洛酮起了作用,還是他緊張害怕的,剛剛那股酒勁此時全散了。

“這時候是一家人了,剛剛你嗬斥我的時候怎麼冇想過咱們是一家人?”劉叢叢越想越氣,好歹也是她將剛入職的宋潮帶到科裡的,怎麼這纔過去幾個月就變得翻臉不認人了。

宋潮尷尬的陪著笑臉,此事是他理虧,於是他隻能笑嘻嘻的拉住劉叢叢的胳膊,邊搖邊說道:“剛纔是我不對,我向你承認錯誤,你放心這藥我現在就開出來給你補上,保證不會讓你惹麻煩。”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