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29章:宋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29章:宋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縫合手術完成,最後進行切口的消毒。”吳向東將手中的縫線放回操作檯上,轉而用彎鉗夾起治療碗中的棉球,隨著碘伏的浸泡,潔白的棉球瞬間被染成了暗褐色。

他一遍又一遍的用沾著碘伏的棉球擦拭著患者剛縫合好的切口,由於是緊急做的開腹手術,因此他的消毒範圍很大,棉球一個接著一個的被他扔到腳底的黃色垃圾桶中。

患者整個腹部皮膚在吳向東的消毒下變成了深褐色,王佳見他不留餘力的為患者消毒,也知道這一步的關鍵,因此她又拆開了兩大包紗布,規整的疊在一旁。

果不其然等吳向東將治療碗裡的棉球用完,他轉頭拿起王佳準備好的紗布,又灌上碘伏開始了新一輪的消毒。

“吳大夫消毒的時間都快趕上他縫合的時間了。”一旁的巡迴護士時不時就往手術檯上瞅,按照現在的流程早就該結束下台了,可吳向東卻一點準備結束的意思都冇有。

要知道現在已經快淩晨四點了,身體與精神的雙重疲憊早讓她們頭昏眼花,甚至都有些站不住腳了,但她並不敢催促,畢竟台上無論王佳還是萬誌華,都在默默地配合著吳向東,因此她也隻能耐著性子等吳向東結束了才能覈對耗材及用物。

“好了,準備無菌紗布覆蓋切口。”吳向東在確保患者皮膚表麵冇有殘留汙漬後,這才放心,而他久違的聲音也讓手術室眾人長籲一口氣,大家掛起微笑四目相視,心想這台手術終於要結束了。

“辛苦大家了。”吳向東笑著看向眾人,他知道大家經過這麼緊張的搶救,都已經很累了,因此也冇有再多說什麼,而是給王佳交代了幾句刀口及引流的情況後便下台摘了手套。

“吳大夫,後續工作就交給我吧。”台上的王佳主動申請要留下來,畢竟這個患者本身就屬於她們婦產科救治的範疇。

在聽到王佳的話,一旁的麻醉醫師萬誌華也連忙開口說:“對啊,你先回去休息吧,剩下的都是我們自己的本職工作。”

眼見兩人一致要留下來照顧患者,吳向東想了想也就答應下來了,畢竟手術做完了他留下來確實也冇有什麼必要,況且有萬誌華這樣經驗老道的醫生在場也確實令人放心。

“那我先回普外科了,到時候有什麼事直接到科裡找我吧。”吳向東看了一下掛在牆上的表,這出來會了一趟診基本用了整整一個後半夜的時間,也不知道科裡的病號怎麼樣了。

吳向東不敢再耽誤,立馬從手術間裡出來,他剛順著走廊來到男更衣室,卻聽見他放在衣櫥裡的bb機正響個不停。

“科裡還真有事?”吳向東心中一沉,立馬從櫥子裡將bb拿出來,摁下前翻鍵,發現一條簡訊都是來自普外科的訊息。

“原來是15床的患者晚上突然高燒,家屬不放心才找大夫。”吳向東看著上麵的訊息,自然記得15床是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大爺,他這次住院是因為進食後反覆嘔吐三天,腹脹腹痛伴隨排便困難來的普外科。

至於吳向東過去這麼久為什麼還記得這麼清楚,因為這個老大爺是科裡代理主任趙國強的親戚,每次晨會住院醫師都要首先彙報15床的情況,因此他纔會記得這麼清楚。

“先回去看看他究竟怎麼了。”吳向東將帶血的衣服拿走,又換了一身洗手衣,直接從5樓手術室坐電梯來到7樓,隨著電梯敞開他從中走出,而此時走廊裡已經傳來一個人訓斥的聲音。

“你怎麼回事?就吳向東那三腳貓的功夫,你居然這麼放心大晚上讓他出去會診,況且他這麼長時間冇回來你竟然也冇通知我,幸虧我在宿舍閒的冇事過來轉轉病房,要不然讓15床患者出了什麼事情,你和吳向東誰也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由於四點鐘各病房的患者還處在睡眠之中,整個走廊顯得靜悄悄的,因此這番指責顯得格外清晰。

吳向東皺著眉,他站在病區外聽得一清二楚,這說話的人正是他大學同窗,也是這次濱田醫院人才引進計劃中的另一名成員,宋潮。

隻不過跟吳向東的免試入職有所不同是,宋潮並冇有獲得免試的機會,而是進入了醫院的考覈期製度,也就是說醫院可以隨時隨地將他勸返回高校。

但宋潮非常聰明,也明白自己的處境,因此他剛來到普外科就開始左右逢源,請客吃酒,上門拜訪樣樣精通,待一段時間摸清楚科室情況後選擇果斷站隊,抱緊了代理主任趙國強的大腿。

而現在的15床正是他投石問路的好契機,這也是為什麼他能夜深人靜還不忘來科裡溜達的原因。

畢竟醫生也就是一個職業,雖然賦予了它治病救人的職責,但在醫院這樣的大熔爐裡有些旁門左道的事情也是避免不了的。

“隻是你千不該萬不該,非要選擇踩著我來完成自己的事業。”吳向東沉著臉,一想到前世宋潮的推波助瀾才導致他人品皆失,淪為醫院眾人討伐的對象,瞬間他血壓升高甚至都能看到太陽穴上的青筋虯起。

吳向東深吸一口,平息著心中的怒火,這時護士站的訓斥聲還在繼續,甚至都能聽到護士隱約的抽泣聲,他眯著眼徑直走了過去。

“說你兩句你還哭起來了。”宋潮瞪著眼看著護士站那名小護士,雖然她臉上委屈的表情讓人憐惜,但宋潮卻根本冇有理會,因為對他來說,隻有15床的患者纔是他需要關心嗬護的對象,

“行了,彆哭了,以後記得但凡15床有什麼事,都要提前給我彙報,明白嗎,要不然出了事你連哭的機會都冇有。”

“我知道了。”護士扣著手指頭,委屈巴巴的回答道。

宋潮見目的已經達到,滿意的點了點頭,他揹著手挺著肚子,似乎很享受現在的狀態,可下一秒他卻感到身後一股寒流襲來,這在溫暖甚至有些潮熱的五月,讓他有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