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28章:翻天覆地的變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28章:翻天覆地的變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嗯?”吳向東眉毛一挑,他扭頭看去發現此時幫他拉鉤的正是婦產科的王佳。

“拉鉤的力道剛剛好,你以前練過?”吳向東邊縫邊問,還彆說王佳的拉鉤技術真的不錯,無論他想要什麼樣的角度,王佳總能恰到好處的幫他開闊術區視野。

麵對誇讚王佳顯得很汗顏,特彆是當她看到吳向東嫻熟的縫合技巧,這跟她剛纔的操作相比簡直有天壤之彆。

她提著金屬拉鉤,小聲回答起吳向東的問題:“之前在研討室的時候用兔子做過幾次模擬練習。”王佳的聲音猶如蚊蠅,說起話很冇有底氣,畢竟新技術開展還冇有運用到實際患者中,因此她隻能通過一些動物實驗來完成相關技術的訓練。

“冇事,很多技術都是要經曆從無到有的過程,就像現在這經驗不就有了嘛。”吳向東麵帶微笑,也許是王佳主動拉鉤的緣故,因此對她的印象還不錯,於是吳向東趁著縫合的空隙,開始給她講解起之宮下段橫切術的相關知識。

他拿著鑷子指向患者下段之宮,對王佳說道:“你知道的,由於孕期的緣故之宮肌層薄,伸展縮複功能強,血管比體部少,因此橫切口相比較豎切口出血更少,這也是她能通過按壓止血,從急診科堅持到手術室的原因之一。”

王佳聽後恍然大悟,難怪剛纔她因為害怕患者失血過多要進行縫合時,護士卻按照吳向東的命令執意要按壓止血,原來在這方麵橫切口比豎切口更具有優勢。

想到這王佳開始變得激動,就連她的臉都有些紅撲撲的,畢竟吳向東說的這些都是新技術新領域,裡麵涉及的內容很有可能會讓整個學科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吳老師,這次手術結束以後您什麼時候有空,我還想向您多請教一些這方麵的問題。”王佳半弓著腰,直接把吳向東以老師相稱,態度非常謙卑,可能連她自己都不清楚,明明吳向東隻是今年剛來的新人,論資質論年限都不及她,可偏偏就是這樣的人卻讓她肅然起敬,甚至給她一種在前輩麵前纔有的拘謹的感覺。

“行啊,今天下夜班後來科裡找我就行。”正在集中精力縫合的吳向東,根本冇有察覺出王佳的緊張,他隨口答應下來,這對他來說似乎隻是一件無足輕重的事情,可對王佳來說卻彷彿是天上掉下來的大禮,估計這兩天都會因為此事睡不著覺。

此時整個手術室裡都靜悄悄的,他們的對話也很自然的被在場眾人聽到,無論是萬誌華還是李亞楠,此刻都一臉驚愕的看著台上的二人。

王佳是什麼性格的人他們當然清楚,畢竟來醫院工作這麼久都或多或少的打過交道,隻是讓他們詫異的是,一向傲氣逼人的王佳今天居然主動上台拉鉤,為吳向東當助理,甚至不惜放下臉麵向他請教問題,這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難道這就是俗話說的用能力服人?”一旁的李亞楠此時再看向吳向東,腦海裡全都是他救人的畫麵,要不是他的果斷與堅持,估計患者早就不行了。

麵對她的感慨,旁邊的萬誌華也深有體會,甚至他的感觸比李亞楠還要深,萬誌華砸吧著嘴看著台上的吳向東,眼裡不禁閃過些許的好奇,眼前這個青年今天帶給他的震撼與驚喜,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

“真不愧是名牌大學出來的高材生,能讓醫院不惜出人從學校直接請回來,果然還是有兩把刷子的。”萬誌華真冇想到一直在醫院默默無聞的吳向東,居然隱藏著這麼強大的實力,看來以後還得多跟他交流才行。

就在萬誌華盤算著今後兩者的關係時,手術檯上的吳向東在王佳的幫助下,此時已經放好了引流管並完成了切口的縫合。

一根黑色羊腸線在患者下腹切口上若隱若現,要不是仔細觀察,還真看不出來這裡竟然有一道長達十公分的橫切口。

王佳看著一排整齊劃一的針線,那巧奪天工般的縫合宛如藝術品一樣,甚至她都有點不捨得傷口癒合後為其拆線。

就在王佳還沉寂在這歎爲觀止的縫閤中時,吳向東的聲音卻傳來了過來:“你看了這麼久,是不是已經發現了不一樣的地方?”

“不一樣的地方?”回過神的王佳表情有些疑惑,她不知道吳向東為什麼要這麼問,但像這種詢問式的提醒就像從前老師在教學生一樣,裡麵肯定有她需要注意的事情。

“到底哪裡不一樣?”王佳皺著眉,目光再次聚焦在患者的切口處,經過縫合止血,患者的腹腔已經不再流血,她用手指按了按切口周圍的皮膚,冇有明顯的撚發音,這說明手術非常成功,也冇有出現皮下氣腫以及遊離氣體等併發症。

她再看向監護儀上患者的各項指標,無論心率、血壓還是呼吸,都逐漸恢複正常數值,到底還有什麼值得她去關注的呢?

王佳柳葉般的秀眉快擠成了川字,看著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樣,台上的吳向東忍不住搖了搖頭。

果然這個年代大家為了追求更高質量的醫學技術,已經自然而然的忽略了一些看似不重要,卻能影響患者終生的事情。

吳向東指著患者腹部的切口,對王佳說道:“縱切剖宮產作為傳統切口,不但會增加術後患者的痛苦,最關鍵的一點在於疤痕較為明顯,而大多數人天生是愛美的,而這麼一個明顯的刀口在身上出現,不但會影響美觀,甚至還有可能給女性產生自卑心理。”

吳向東說的話其實不難理解,對於普通人來講,身上的每一道疤痕往往代表著自己所經曆過的痛苦,這種回憶是不想被人提起的,寒冷的冬天還可以用衣物遮擋,但到了炎熱的夏天,這難以祛除的傷疤卻總會引人注目。

吳向東見王佳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樣,決定給她傳統的治病救人的思想上再燃一把火。

“我們作為醫生最初的目的是治病救人,但在這個過程中往往忽略了患者本身的感受,而人作為一個整體,不能單單以某種疾病看待,而是要將人的健康作為一個整體,隻有這樣我們的醫學纔會不斷髮展,而不是走向隻追求治療疾病本身,而忽略人的感受這樣畸形的道路。”

吳向東的這番話猶如一道驚雷在王佳心中炸開,這時她才明白吳向東的意思,其實她作為女性,在這方麵應該更加註重纔是,但當醫生久了,往往產生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如何更好地完成手術,拯救生命,久而久之就忽略了作為患者本身的訴求與需要。

之前在她看來,隻要救命就行,但經過吳向東的解釋,她才明白過來救人隻是一方麵,醫者仁心,關注點還是要放在患者的本身,隻有這樣才能更好地為病人解決實際問題。

吳向東的一番話彷彿給王佳開了一扇嶄新的大門,這更加開闊了她的思路,吳向東就像是一個引路人一樣,將她重新引導回了正軌。

“記得把這個觀點寫進你的新技術裡。”吳向東眯著眼,語氣就像帶教老師一樣,他看著王佳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麵帶微笑道:“過不了多久你就會發現,自己現在所做的選擇究竟是一件多麼幸運的事情。”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