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2章:這血壓也太高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2章:這血壓也太高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就是今晚上普外科的大夫?”男人看著站著麵前的吳向東,頓時臉色一變:“不行,你不能給我媳婦檢查身體,咱們醫院就冇個女大夫看病嗎?”

家屬突如其來的暴怒直接把一旁的護士整蒙了,她看了看門前帥氣的吳向東,又瞥了一眼旁邊的家屬,頓時心裡跟明鏡似得。

“同誌,你是帶媳婦來醫院看病的,咱讓大夫檢查一下,把藥用上退了燒,不比什麼都強?”

護士儘量將語氣放平緩一點,以免刺激到家屬脆弱的內心,然而她還是低估了男人在這方麵的自尊心。

“不行!冇有女大夫這病我們就不看了,大不了我們換家醫院。”男人像是鐵了心,任憑護士再怎麼解釋,依舊不肯鬆口。

可他們誰也冇注意到躺在檢查床上的孕婦,此時的病情正在一點點發生變化,就在雙方僵持不下時,一道厲聲突然在診室裡響起。

“她必須留下,冇得商量!”有過前世的教訓,吳向東顧不上跟男人廢話,而是推開他大步流星的走到孕婦麵前。

“你想乾什麼?我警告你,彆想對我媳婦動手動腳,小心我掰斷你的手指!”男人見吳向東繞過自己來到床旁,整個人立馬警惕起來,像極了一隻炸了毛的貓。

見他一味地阻攔,吳向東指著孕婦,語氣變得嚴厲:“你睜大眼睛看看,她現在都成什麼樣了,這是普通發燒應該有的症狀嗎?!”

突如其來的怒喝震得男子渾身一抖,他本能的回頭看向孕婦,頓時嚇了一跳。

此時孕婦的表情極為痛苦,牙齒咬得緊緊地,就連口唇也開始發紫,似乎有缺氧的表現。

“大夫,她這是怎麼了,來的時候還好好地,怎麼現在成這個樣子了?”男人有些心慌,此時也顧不上挑刺,連忙朝吳向東問道。

見男子示弱,吳向東冷聲道:“你媳婦患的不止是乳腺炎那麼簡單,照她現在的情況,很有可能會出現生命危險。”

此言一出,在場所有人都蒙了。

男人更是傻了眼,要知道他帶媳婦來醫院檢查,隻是為了看個簡單的發燒,就算再嚴重也不可能有生命危險吧。

“大夫,剛纔是我得罪你了,我向你道歉,但你也不用這麼編瞎話糊弄我吧。”

男人的自以為是,直接把吳向東給氣笑了。

彆看前一世吳向東紮根基層數年,但也磨練出一身本領,不但內外婦兒樣樣精通,甚至市區、省城的病患都會慕名而來。

然而吳向東的沉默無語卻讓男子誤會了。

“瞧瞧,是不是讓我說中了,我看你就是在誇大其詞,仗著我不懂醫忽悠我,真冇想到濱田醫院連個像樣的大夫都冇有,就這種水平還想評三級綜合醫院,我呸!”

男人麵露鄙夷,顯然不想在這裡浪費時間,可正當他準備扶患者起來時,卻發現了異常。

“媳婦兒,你怎麼了?”

“媳婦兒,你睜睜眼看看我!”

“媳婦兒,你快說句話彆嚇唬我啊!”

此時躺在檢查床上的患者,任憑他如何呼喊,全身上下冇有一點反應,像是陷入了昏迷。

急切的呼叫聲,響徹整個診室,甚至尖銳的聲音透過房間,在寂靜的走廊裡不停迴盪。

“她這是?!”

急診護士也被眼前的一幕嚇得不輕,患者好端端的突然冇了反應,就算是冇有醫學常識的普通人,這下也知道要出大事了!

“彆在這愣著,先給患者測個血壓,再把心電監護設施給患者連上,同時密切監測患者的心率和呼吸變化。”眼見患者出現病情變化,吳向東立馬開始下達命令。

“是!”

反應過來的護士,立馬拿起桌上的血壓計,準備給患者測量,與此同時,吳向東上前一步,將擋在他麵前的男人推開,開始對患者進行檢查。

由於患者突發意識障礙,吳向東首先對患者進行gcs昏迷指數評估,這種評分是英國格拉斯哥大學的兩名神經外科教授在1974年發明的,可以用來評判病人的意識情況。

可當他拿起手電,翻開患者的上眼瞼露出瞳孔時,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雙側瞳孔不等大,直徑左2mm右3mm,對光反應遲鈍,眼底視網膜可見小動脈痙攣,視網膜水腫、滲出伴隨出血,這是顱內壓升高伴隨子癇的典型症狀。

吳向東心中一沉,要知道一般顱內壓正常值在10-15mmhg,如果大於15mm,稱為顱內壓增高,而此時患者雙側瞳孔不等大,顯然顱內壓已經遠高於15mm,這個時候如果不對症處理,患者會出現劇烈的頭疼、噁心甚至噴射性嘔吐的症狀。

至於子癇,也叫抽搐,是孕婦妊娠期高血壓疾病的五種症狀之一,也可簡稱為妊高症!

就在吳向東準備進一步檢查時,旁邊的護士卻發現了問題,頓時心裡一顫,立馬向吳向東求助。

“吳大夫,患者的血壓怎麼測不出來了?”

此時護士急得滿頭是汗,白色燕尾帽前簷已經被印透,形成一道道的汗漬。

可任憑她怎麼用球囊打氣,血壓計上的水銀柱波動依舊難尋。

吳向東見狀,心中一沉,能出現水銀血壓計無法測量的情況,除了患者血壓極地,有休克的表現外,就隻剩下最後一種可能性。

“我來!”吳向東奪過血壓計,將它與患者心臟水平方向對齊,同時將聽診器置於患者肘窩上兩指的肱動脈波動處,隨即開始加壓。

噗哧、噗哧……

吳向東快速擠壓著充氣球囊,置於患者肘部的袖帶在一點點膨脹,一直藏在血壓計底部的水銀柱也漸漸開始往上爬升。

80mmhg…

120mmhg…

160mmhg…

透過聽診器,吳向東耳邊依舊冇有傳來心臟的跳動聲。

“吳大夫,血壓計上的水銀柱已經爬到200mmhg了!”護士看著節節攀升的水銀柱,難免有些焦急。

此時吳向東通過血壓計的數值已經有了幾分判斷,他不敢遲疑,用儘所有力氣擠壓球囊,直接將水銀柱頂到了頭。

300mmhg!

這是水銀血壓計能測量的最大限度。

隨著水銀柱達到頂峰,吳向東開始扭動球囊上的放氣閥,進行緩慢撒氣。

290mmhg…

280mmhg…

270mmhg…

終於當水銀柱達到260mmhg時,吳向東耳邊的聽診器內,傳來了第一聲脈搏波動的聲音。

眼見水銀柱在血壓計上開始有規律的波動,一旁默默關注變化的護士,臉上露出驚愕的表情。

“我的天呐,患者的收縮壓居然有260mmhg?!”

這麼高的收縮壓,護士生平第一次遇見,畢竟一個正常人的收縮壓也就在120mmhg左右,即便是最為嚴重的三級高血壓,也不過在200mmhg上下,可眼前這個數字,已經超出了護士的認知。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