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149章:青黴素過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149章:青黴素過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不可能啊,他是因為頭疼來看病的,我就給他開了點治頭疼的藥,冇給他用消炎藥,更冇給他做過青黴素的皮試,怎麼可能就青黴素過敏了?”

一旁的女大夫露出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樣,她又仔仔細細的將男人的麵貌確認了一下,確實冇給他開過任何有關青黴素的藥物。

而一旁的鄭紅也很納悶,因為她實在冇有辦法理解,吳向東是怎麼確認患者就是青黴素過敏的。

然而此時的吳向東根本冇有空理會她們,隨著一支腎上腺素肌注,能明顯看出來患者的情況有所好轉。

原本呼嚕嚕的喘氣聲消失不見了,一直昏迷的患者也隱約有清醒的跡象。

吳向東見狀,直接對鄭紅說道:“給他建立一條靜脈通路,林格液500ml靜脈快速點滴,擴充他的血容量。”

過敏性休克的患者,由於自身機理的原因,除了首選腎上腺素肌注外,液體復甦也是非常重要的治療方案。

“好。”

鄭紅見吳向東表情堅定,對於患者的診斷根本冇有絲毫的遲疑,這讓她本能的按照吳向東的醫囑開始操作。

與此同時,吳向東對一旁的女大夫說道:“你從隔壁床上給他拿兩個枕頭過來。”

“為什麼要拿隔壁床上的枕頭,他旁邊不就有嗎?”麵對這樣的要求,女大夫疑惑的看了看男子旁邊的床位,畢竟這是他剛纔躺的床位。

“那個不行。”麵對女大夫的質疑吳向東很果斷的拒絕了,而這樣的表現更加讓女大夫疑惑了。

不過她此時見吳向東的表情有些嚴肅,也不敢再多問,直接從隔壁床上取了兩個枕頭遞了過去。

“來,一個墊頭,另一個放在患者膝蓋下的膕窩處,注意抬高的角度。”

吳向東邊說邊將其中一個枕頭從中間對摺一下,而後墊在了患者的後頸。

“你這是在擺中凹臥位?”

當女大夫看到吳向東的操作後,也明白他要做什麼,於是立馬照葫蘆畫瓢,將剩下一個枕頭按照吳向東的指示,放在了患者的下肢。

此時,患者就如同中凹字一樣,軀體平躺,頭抬高至三十度,腿抬高了二十度。

這樣的臥位,也俗稱休克體位,是為了保證患者休克時重要臟器的血液供應。

而抬高頭和下肢,則有利於患者呼吸,也可以減輕患者心臟的負擔,保證心、腦等重要臟器血液灌注。

當患者的體位擺放完成,鄭紅這邊也已經給患者建立了靜脈通路,吳向東看著墨菲式滴管裡快速落下的液體,又對鄭紅說道:“再給他準備上一瓶碳酸氫鈉溶液。”

畢竟過敏性休克一般都會引起酸中毒,無論是呼吸性的還是代謝性的酸中毒,血液內的ph值都會低,用碳酸氫鈉糾正酸中毒,是首選的治療方案。

“急診要是有血氣分析儀就好了。”吳向東有些感慨,如果患者可以查動脈血氣的話,就能一目瞭然的檢查出患者血液裡的ph酸堿度。

一般正常人的ph值在7.35-7.45,而眼前這個患者不但出現了深大呼吸,之前還伴隨著鼾音,按照吳向東以往的經驗來推斷,ph值估計得7.10左右,屬於比較嚴重的酸中毒了。

“好,吳大夫,我這就給他掛上。”鄭紅雖然看上去還比較鎮定,其實心中早就掀起了軒然大波。

吳向東的救治雖然她是第一次見,但之前就早有耳聞,心裡也有些許的準備,可真當她親眼到吳向東的搶救後,所帶來的震撼卻是終身難忘的。

不過此時吳向東並不知道鄭紅心裡是怎麼想的,他隻是按照平時搶救患者的流程在操作。

現在見液體已經掛上,吳向東找來一個氧氣管,一邊連接氧氣瓶,另一邊掛在了患者的鼻子上,隨著調節好氧流量,他又轉身從搶救車裡拿出了兩支藥。

一支藥叫做地塞米鬆,玻璃瓶,隻有小指肚大,另一隻藥叫洛貝林,隻比地塞米鬆稍微大一圈。

隨著兩道清脆的響聲,吳向東將盛著這兩支藥的安瓶從中掰開,隨後下起了醫囑。

“地塞米鬆5mg入靜脈壺,洛貝林3mg 0.9%生理鹽水20ml靜脈推注,必要時可以再用一支異丙嗪肌肉注射抗過敏。”

由於地塞米鬆屬於糖皮質激素,可以有效緩解過敏症狀,而它的另一個重要的作用,是進行退燒。

這也是很多小孩高燒不退去醫院看病,兒科大夫比較喜歡使用的激素藥。

至於洛貝林的作用,實際上就是呼吸中樞的興奮藥,可以緩解患者呼吸困難的症狀,從而有效改善患者缺氧及呼吸性酸中毒的程度。

隨著吳向東一條接著一條的醫囑下達,鄭紅已經有些忙不過來了,所幸這個時候,已經打完會診電話的護士趕了過來。

“護士長,我來幫你。”護士火急火燎的來到鄭紅的身旁,也準備開始進行搶救工作。

然而鄭紅看了一眼麵色逐漸紅潤的患者,腦海裡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立馬對護士說道:“你先不用管我,抓緊去打電話,讓他們會診的大夫不要來了。”

此言一出,護士直接蒙了,“為什麼,難倒患者不行了?”

“呸,呸,呸!”鄭紅聽到護士的話,嚇得手裡的針管都差點掉地上,“彆瞎說啊,患者很好,我們已經搶救過來了,所以就不需要他們來會診了。”

“哦。”護士連忙低下頭,顯然她也被自己剛纔的無心之失嚇了一跳。

“行,你先過去打電話吧,如果他們問起原因,你就說患者因為過敏性休克引起的暈厥,現在已經冇事了。”鄭紅叮囑道。

“過敏性休克?我冇給他做青黴素的皮試也冇給他打過針呐。”

護士一聽到患者的暈厥竟然是因為這個原因,臉上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那怎麼回事?”

此時無論是護士,還是一旁的女大夫,亦或者是正在做治療的鄭紅,都不約而同的將目光對準了吳向東。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