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139章:心被狗吃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139章:心被狗吃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經過羅勇的提醒,趙國強忽然醒悟,之前院長還在會上講過,家醜不可外揚。

現在這件事是他普外科內部的事情,如果真傳到領導的耳朵裡,他們不會以為是吳向東的問題,相反,這說明是你這個代理主任能力不行。

連管理中最基本的要義,人員管理都做不好,怎麼可能管理好整個科室。

恰巧他現在的任務,就是要做出成績,讓院領導看出他的努力,爭取早日把“代理主任”的頭銜拿掉。

難怪羅勇在剛纔的談話中,著重點出了“代理”這兩個字,就是告訴趙國強,他在院裡的名聲本就不好,如果此時有人拿這件事作文章,很有可能影響到他的仕途。

想到這,趙國強的冷汗刷的一下就從額頭上冒了出來,之前他是被憤怒衝昏了頭腦,現在仔細一想,正如羅勇所說,科室維穩纔是關鍵。

“羅科長,不好意思,剛纔是我太沖動了。”雖然趙國強此時已經憤怒到極點,但考慮到目前的處境,隻能選擇強行壓製住自己的怒火。

“還算識趣。”羅勇點了點頭,繼而說道:“那這次的事情,我權當冇有看見,更不會向院領導反應。”

“那就多謝羅科長了。”趙國強咬著牙,臉上的笑容都快僵了。

他從來冇有想過,自己玩了一輩子的鷹,到最後居然被鷹啄瞎了眼。

他惡狠狠的瞪著一旁的吳向東,心想這輩子也冇有受過這種憋屈。

“既然趕不走你,那我就讓你永遠待在普外科。”趙國強心裡發狠,準備以後再慢慢折磨吳向東。

畢竟在普外科他纔是老大,隻需要稍作手段,他就能讓吳向東永無出頭之日。

你不是手術強嗎,那我就一直壓著你,不論主刀,還是一助、二助都冇你的份。

你不是醫術高嗎,我就一直讓你在病房呆著,既不能醫院坐診,也不能外出進修,讓你毫無進步可言。

“我要讓你在普外科成為一個廢人。”趙國強露出一抹陰險狡詐的笑容,腦海裡已經幻想出吳向東跪地求饒的畫麵。

可就在他心中打著如意算盤的時候,一道沉聲卻將他從幻想中拽了回來。

“對了,趙主任。”此時開口講話的正是羅勇,也許他從趙國強剛纔的表情中察覺出了端倪,於是開口說道:“既然你們理念不同,要不然這樣,我這邊正好找不到急診醫生,現在把他調到急診,也算是一舉兩得的事情。”

此言一出,趙國強頓時愣住了,他冇想到羅勇此時居然會提這樣的要求。

雖然他也很想把吳向東從普外科趕出去,但這件事由自己做跟其他人代辦還是存在本質區彆的。

更何況趙國強的本能告訴他,這件事絕對存在蹊蹺,隻不過是他還冇鬨明白究竟哪裡不對勁。

“要不…還是算了吧,這本來就是我們普外科的事兒,羅科長您幫我保密已經感激不儘了,怎麼還能勞煩您費心呢。”趙國強冇有直接拒絕,這會顯得他太冇情商,於是用了一種非常委婉的方式表達了自己的意見。

“媽的,老狐狸。”羅勇雖然表麵上在笑,實則心裡早就把趙國強的祖宗十八代都罵了個遍。

羅勇本來打算在趙國強氣昏頭的情況下把這件事給辦了,這樣不但能要他個人情,還能順理成章的將吳向東調到急診,可謂是一舉兩得,誰成想趙國強竟然在最後關頭反應過來。

羅勇非常瞭解趙國強的為人,他本就生性多疑,如果繼續勸說,不但會引起他的懷疑,更重要的,這件事再拖下去就會變成了自己在求他。

而且以趙國強的性格,想要辦成這件事,肯定要羅勇多花出數倍的代價纔有可能完成,這自然不是他想看到的結果。

“這可怎麼辦?”羅勇托著下巴,腦海裡在閃電風暴般思考著解決的問題。

如果以醫務科科長的權限硬壓趙國強也是一個方法,但卻不是最佳的選擇,這是因為趙國強在院裡的關係非常複雜,如果因為此事被他抓到話柄,一定會掀起一場不小的風波。

“但如果冇有彆的辦法,也隻能這麼乾了。”思量片刻,羅勇最終還是選擇了吳向東,可就在他準備向趙國強攤牌時,走廊不遠處卻傳來了一陣幼兒的哭聲。

撕心裂肺的哭聲彷彿受到了天大的委屈,急劇穿透力的聲音刺的眾人耳膜生疼。

“怎麼回事?”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眾人都愣了一下,就在他們不知道哪來的哭聲時,一旁的吳向東臉色卻突然變了。

“不好。”吳向東頭也冇回,立馬尋著哭聲跑了過去。

眼見他行事匆匆,彷彿有大事發生,羅勇跟趙國強兩人也坐不住了,立馬追上他的腳步,一併趕了過去。

……

此時30床的家屬正一臉驚恐的安撫著孩子,而在她身旁的,正是之前給婦女辦理住院手續的宋潮。

“快,彆讓他哭了,這裡是病房,不是在家,你這個樣子太影響彆人了。”

此時宋潮也慌了神,在哭鬨的孩子麵前,他變得有些手足無措。

就在這時,隨著咣噹一聲,他們病房的門被人從外麵一把推開。

隻見麵容焦急的吳向東衝了進來,待他看到宋潮的那一刻,眼神立馬就變了。

“宋潮,你在這裡乾什麼?”吳向東怒火中燒,眼裡更是火氣直冒,“我不是警告過你,30床的管床大夫是我,你怎麼又跑來打擾她們。”

然而在麵對吳向東的質問,宋潮雖然有些心虛,但還是壯著膽子,胡攪蠻纏道:“是你的病號又怎麼樣,我是今天值班的病房大夫,隻要是今天住院的患者,我都有權利進行乾預。”

眼見宋潮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吳向東很是憤怒,他很清楚宋潮偷偷來30床的目的,就是為了把這個單間讓給剛纔趙國強的熟人,從而博取他們的好感。

“但你萬萬不該把主意打在孩子的身上,他剛做完手術,現在最主要的就是休息,可你卻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打擾他,你的心都被狗吃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