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130章:你們就是跑腿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130章:你們就是跑腿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最終吳向東還是選擇將患兒的治療歸在了自己的名下。

“吳大夫,又跟你們添麻煩了,真是不好意思。”女人麵露歉意,一個勁感謝著吳向東。

畢竟人心都是肉長得,女人又不傻,自然能感受到吳向東對病患的態度。

“你就帶著孩子在這好好養上幾天,出院以後也多注意孩子的飲食習慣,基本上就不會再發生腸套疊的問題。”

吳向東一邊說著一邊將她們帶到了病房裡,隨後在她們的連連感謝下退出了房間。

“叢叢,你跟門急診說一聲,我先在病房把患兒的大病曆寫一下,如果有病號的話,叫她們及時通知我。”

吳向東再次來到護士站,向劉叢叢說明瞭情況。

“好的,吳大夫,我這就跟她們說。”劉叢叢也知道吳向東今天很忙,於是根據他的要求,連忙將情況彙報給了門急診值班的護士。

所幸此時門急診並冇有吳向東所在科室負責的病號,這倒是讓人微微鬆了一口氣。

“隻能抓緊時間寫病例了。”此時的吳向東確實有種分身乏術的感覺,他不敢停下腳步,立馬拿起30號床的病例,走到醫生辦公室開始奮筆疾書。

由於小孩的病已經確診,並且已經處理得當,因此他的病例倒也不是很難寫。

吳向東也就用了十來分鐘的時間就把病例寫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內容可以等今天忙完再找患兒家屬瞭解情況。

做完這一切,吳向東揉了揉眼睛,合上病曆夾,將碳素筆揣回兜裡後,便準備起身離開。

可就在這時,護士站卻傳來陣陣吼叫與責罵聲。

“劉叢叢,你怎麼回事,我不是告訴過你,要把30號病房留出來嗎,怎麼我就出去這轉眼的功夫,你就給我安上病號了?”

此時站在護士站指著劉叢叢劈頭蓋臉一頓罵的,正是剛纔冇有露麵的宋潮。

“宋大夫,你從來冇跟我說過要特意留出單間啊。”劉叢叢被宋潮莫名其妙的罵了一頓,眼睛立馬就紅了。

而宋潮聽到劉叢叢的解釋後,並冇有打算憐花惜玉,他依舊瞪著本就不大的眼睛,死死盯著劉叢叢。

“你這人怎麼榆木腦袋,我今天交班的時候是不是跟你說過,要是來病號,就及時通知我,這表達的意思,還不明顯嗎?”

他雙手壓在木桌上的玻璃上,想審犯人一樣看著劉叢叢。

此時劉叢叢委屈極了,“我又不是你肚子裡的蛔蟲,怎麼能明白你的意思。”

“那來病號你也得給我說一聲啊,萬一是個急症,我不在現場,就憑你能把病號處理明白嗎,萬一出事了,你承擔的起責任嗎?”

這番話明顯帶有強烈的偏見,劉叢叢聽後直接急了:“我倒是想通知你,可自從你交完班人就不見了,不但我找不著你,就連病房裡的患者找你有事,都不見蹤影。”

“最後麵對他們怒火的是我,跟他們賠禮道歉、解釋說明的還是我,你說說,究竟是誰不負責任?”

此言一出,宋潮明顯愣了一下,他冇想到一個小小的護士竟然敢忤逆他,頓時感覺麵子過不去了。

“你不過就是一個小護士,我說什麼你就該聽什麼,有火你給我憋著,有氣給我受著,要不然我到護士長甚至護理部去投訴你,看你以後還敢不敢跟我頂嘴。”宋潮麵露怒火,厲聲訓斥著劉叢叢。

“你憑什麼這麼做,我又冇有違反醫院的規章製度,你有什麼理由投訴我?”劉叢叢也被這充滿侮辱性的話激起了怒火。

“就憑我們大夫養著你們。”宋潮仰著頭,指著劉叢叢的鼻子,盛氣淩人道:“你們說好聽點叫護士,說難聽點不就是服務員嘛,如果冇有我們大夫收病號,做手術,就你們這些隻會給患者打針吃藥的小護士能乾什麼?”

此時宋潮的本性徹底暴露,他那天生的優越感在劉叢叢麵前表現的淋漓儘致。

“我告訴你,以後彆冇事就想頂撞我,你要是覺得委屈可以選擇不乾,反正就你們的工作性質,我從大街上找幾個掃馬路的,培訓上幾個月照樣能勝任這份工作。”

“你?!”說到這裡,劉叢叢再也控製不住內心的委屈與憤怒,兩種極端情緒讓她的表情都有些扭曲了。

“你什麼你,這就是事實。”宋潮冷著臉,根本不給劉叢叢留情麵,畢竟在他的認知裡,護士就是他們跑腿的工具,是不能有任何理由反駁自己的。

“行了,也不跟你廢話了,把30床騰出來,一會我要收個很重要的病號。”訓斥完劉叢叢,宋潮也終於想起了自己這次來病房的任務。

一會有個腸梗阻的病號需要住院治療,這是趙主任親自問過的,因此宋潮必須要把這件事情辦好。

這也是為什麼當他看到30床有人時會大發雷霆的原因。

然而這時劉叢叢並冇有迴應宋潮的要求,這種無視的態度立馬又激起了宋潮的怒火。

“你是真不想乾了,是吧?”宋潮怒目圓睜,顯然已經憤怒到了極點,可正當他準備拿起電話,將劉叢叢的事情反應給上級時,一隻大手突然摁住了他即將撥號的手。

“宋潮,剛纔你說誰不想乾了?”

突如其來的製止讓宋潮神情一怔,特彆是那個熟悉的聲音,瞬間讓宋潮變了臉。

“吳向東?!”待他看清楚來人後。手腕上傳來的刺痛已經讓宋潮疼的齜牙咧嘴。

然而吳向東並冇有收手,反而一張大手像鐵鉗一樣牢牢的抓住了宋潮的手腕。

“對,是我。”吳向東眉毛一挑,冷聲說道:“剛纔你不是挺威風的嗎,全病房都能聽見你的聲音,繼續吼啊。”

說罷,吳向東手指暗中用力,徒然增加的力道甚至能聽到宋潮的骨頭在響。

“啊啊啊!疼疼疼,吳向東你快鬆手,我手腕要斷了。”宋潮臉色通紅,整個人更是因為疼痛,已經快直不起腰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