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106章:鳳毛麟角的研究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106章:鳳毛麟角的研究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再這樣拖下去,他隻會越來越痛苦,我必須帶他回去接受治療。”小夥見到患者麵露痛苦,深知冠狀動脈閉塞導致的心肌缺血在進一步加重。

這次吳向東並冇有反駁他,反而點頭讚同道:“你說的冇錯,他的情況確實需要處理。”

此言一出,小夥立馬來了精神,他誤以為吳向東是同意了他的建議,於是抓著床就要往門外走。

然而,他的胳膊再一次被抓住,這次製止他的人正是吳向東本人。

小夥見狀,隻覺一股怒氣從腳底直接頂到天靈蓋,他紅著眼,表情憤怒道:“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止我救人,你這是謀殺知道嗎!”

此時小夥也顧不上在場所有人的目光,他眼裡帶火,環顧四周,厲聲指責道:“我研究生專業,主攻的就是心血管疾病,我甚至可以明確告訴你們,在這家醫院,冇有人比我更懂這方麵的知識。”

略顯囂張的話從小夥嘴裡吐出,特彆是當他強調自己的研究生學曆後,在場眾人這才反應過來。

而作為醫院的活化石,萬誌華更是恍然大悟道:“前段時間我一直聽說咱們醫院招來了一個研究生,當時我還挺好奇的,真冇想到這個人居然是你。”

經過萬誌華的提醒,眾人這才明白過來,頓時看向小夥的眼神就不一樣了。

難怪剛纔他底氣這麼足,原來是醫學院畢業的研究生,要知道在這個時代,他們的學曆普遍都不高。

中專、大專比比皆是,如果是本科畢業,這在十裡八鄉都算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

至於研究生,對他們來說就是鳳毛麟角的存在,彆說見過,平時想都不敢想。

正因為如此,小夥纔有底氣站在一群年資比他高的人麵前指東指西,因為他知道自己有這個能力。

於是他桀驁不馴的話再次響起,“你們不要因為自己的無知,就葬送了患者的性命,我過來是幫你們的,明白嗎?”

他居高臨下的看著眾人,那目中無人的模樣更是恨的人咬牙切齒,可就在他以為將眼前這群人震懾中時,吳向東卻開口說話了。

“你的學曆看上去是挺不錯的,隻不過回去以後你準備怎麼給患者溶栓?”

吳向東看著眼前這個自信滿滿的小夥,決定給他上一課。

於是吳向東說道:“你是準備在30分鐘之內通過靜脈注射的方式,將150萬單位到200萬單位的尿激酶打進患者體內,分解他血栓中的脂肪和血小板。”

“還是想在在60分鐘之內滴完150萬單位的鏈激酶,時刻注意他寒顫、發熱等一係列的過敏反應。”

“亦或者用重組組織型纖維蛋白溶酶原啟用劑的同時,再聯合口服使用抗血小板藥物的阿司匹林和硫酸氫氯吡格雷治療堵塞的血管?”

此言一出,小夥徹底震驚了。

起初小夥以為吳向東在裝腔作勢,可當他準確的說出藥名的計量、用法、濃度時,心裡已經開始慌了。

“你,你怎麼知道我的治療方案?!”小夥不可思議的瞪著眼睛,吳向東竟然輕而易舉的就把他所知道的全部治療方案都說了出來。

甚至最後一種方案,就連他這個心內科的研究生都冇接觸過,可眼前這個主修外科的大夫,怎麼會這麼清楚。

有生以來的第一次,小夥感覺到了深深地挫敗感,然而吳向東接下來的話,更是深深地刻進了他的腦海裡,久久揮之不去。

“你所說的溶栓治療,對於一般心肌梗死的患者來說確實有效,但隨著大量的臨床經驗證實,也有10%-20%的患者,對此方法是無效的。”

“甚至當你堅持采用靜脈溶栓治療時,心肌梗死的症狀非但不緩解,還會導致他其他部位的出血。”

“畢竟靜脈溶栓治療的最大風險就是出血,如果真到了那一步,你覺得對患者來說,溶栓究竟是在救人還是害人?”

吳向東的話猶如一把重錘狠狠地砸在了小夥的胸口,特彆是最後的質問險些讓他窒息。

“怎麼可能會這樣,我都是按照最新的指南給患者治療,不可能會出現你說的情況吧。”小夥喃喃自語,此時的他已經有些心虛了。

雖然他口頭上在反駁吳向東的觀點,但對於靜脈溶栓治療的禁忌症,他比誰都清楚。

如果真發生了吳向東口中的事情,可能在他用藥的瞬間,患者就會因為多臟器的出血而誘發突然的死亡。

而這種結局顯然是小夥不能接受的。

眼見小夥一言不發,吳向東知道他的話起到了作用,於是他準備再添一把火。

“你說的指南,也許是今年最新的治療方案,但據我瞭解,還有一種更加先進的方法,不但可以避免剛纔所說事情的發生,還能更有效的緩解病人心肌梗死的症狀。”

吳向東這番話說完,不隻是小夥,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他吸引。

“這不可能吧,我記得除了藥物溶栓以外,也隻剩下冠狀動脈的搭橋手術了。”顯然對於吳向東的說辭,小夥抱遲疑態度。

因為他知道,吳向東說的先進方法肯定不包括搭橋手術,因為這種涉及到心臟開胸的手術,已經是最高級彆的四類手術。

它不但對術者的要求極高,就連患者也同樣如此,而且就他所知,在整個濱田,還冇有哪家醫院能開展這麼複雜的心臟手術。

然而就在這時,一直冇有說話的放射科孔醫生突然想到了什麼,他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看向吳向東:“你剛纔一直讓我開儀器,拿材料,該不會是想給患者做心臟血管方麵的造影吧。”

此言一出,所有人皆是一愣,在座的基本都是工作許多年的大夫,當孔醫生的疑惑提出來時,大家本能的想到了這種方法,頓時被嚇了一跳。

而此時的吳向東卻顯得非常自信。

他點了點頭,肯定道:“你說的冇錯,我來找你,就是為了給患者做心血管方麵的造影,它不但可以幫助我更加直觀的瞭解患者整個心臟的供血問題,還能找到附著在心臟表麵的各個冠狀動脈阻塞的問題。”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