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1章:重生1999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1章:重生1999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隨著身體一陣痠疼,正處在宿醉中的吳向東,隻覺一道精光,猶如白晝一般透過他閉合的眼瞼射了進來。

突如其來的光線,讓他猛然驚醒,吳向東剛準備起身,卻感覺身體一輕,整個人迎麵朝地上摔去。

哐當!

一聲悶響,吳向東胸口傳來的疼痛,猶如一塊巨石壓的他險些透不過氣。

咳…咳!

隨著兩聲劇烈的嗆咳,吳向東瞬間清醒,可當他緩緩從地上爬起,卻被自己所在的房間驚的說不出話。

綠白牆、水泥地,還有那被鋼筋焊住的木窗戶,這裡的一切彷彿回到了上世紀的**十年代。

“這是哪?”吳向東看著周圍陌生的環境,心中卻又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正當吳向東處在迷茫中,麵前一個嶄新的通壁書櫥引起了他的注意。

鑲嵌在白牆內的書櫥,似乎還散發著淡淡的油桐味,透過玻璃,一排厚重的教科書陳列其中。

吳向東伸手從中取出一本內科學,簡約的紅白封麵不由讓他心中一悸,待看清楚封麵上的那幾個字後,吳向東的心跳突然加速,遠超一百次的頻率險些將他隔夜的宿食吐出來。

“高等醫藥院校規劃教材,人衛出版社1999年第二次印刷?!”

吳向東不可思議的瞪著雙眼,腦海中頓時回憶起他被分配到濱田醫院工作時的畫麵。

難道我重生了?

就在吳向東愣神之際,一道清脆的提示聲讓他身體一滯,整個人就像被雷劈了一樣無法動彈。

滴滴滴……

聲音是從吳向東坐著的長椅上傳來的,那裡搭著一件白大褂,其中一邊被鋼筆水染成紅藍色的衣兜裡,此時正響個不停。

bb機?!

黑色的外殼,手掌大小的機身上隻有簡單的幾個按鍵,就算早已過去二十多年,吳向東依舊清晰的記得。

那是他剛下臨床,因為名校畢業且表現優異,醫院為方便吳向東開展工作,破例免費給他配的,當時還在醫院內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要知道在那個年代,誰家要是有個bb機,就算彆在腰間最不顯眼的地方,走在大街上也會引來街坊四鄰羨慕的目光。

【急診會診,速來!!!】

寥寥幾個字,言簡意賅,可吳向東卻從中看出了急迫與不安。

雖然他對重生的事還抱有懷疑,但身為醫生,救死扶傷的本能讓他不容遲疑。

吳向東拿起長椅上的白大褂和搭在桌角的聽診器後,憑藉記憶從住院部下來,順著樓梯走到一樓,再穿過掛著橫幅的連廊,來到前方的門診部。

由於此時已是午夜時分,門診大廳漆黑一片,顯得有些滲人,而不遠處頻頻響起的犬吠聲,更是把這陰森恐怖的氣氛推到了頂點。

……

“大夫還冇來嗎?我對象現在燒的厲害,趕緊用點藥吧。”

急診室內,男人麵露焦急,不停詢問著麵前的護士。

“同誌你先彆著急,我已經請普外科的大夫過來會診了,他馬上就到。”急診護士在一旁輕聲安慰道。

“普外科?”男人神情一怔,詢問道:“護士,雖然我不懂醫,但內科外科還是分得清的,我們是來看發燒,不是來做手術的,你是不是搞錯了?”

麵對家屬的質問,護士連忙解釋道:“同誌,你彆誤會,剛纔我簡單瞭解了一下,你對象發燒的原因很有可能跟她孕期內乳腺脹痛發炎有關,這屬於普外科乳腺、甲狀腺專業範疇,因此需要普外科大夫進行檢查確診後才能對症治療。”

此言一出,家屬神情一怔,隨後眉頭緊皺,心想難不成是他昨晚冇控製好力度,傷著媳婦了?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時,吳向東已經來到診室門口。

1999年的診室設施還過於簡陋,狹小的房間內除了一張桌子、兩把椅子,隻剩下一張小的可憐的檢查床,甚至連以後診室標配的觀片燈都冇有。

然而這些並冇有影響到吳向東,反而他一眼便看到躺在檢查床上的患者。

這位被家屬口口聲稱的高熱患者,竟是一名孕婦,從她高高隆起的小腹,吳向東目測胎兒至少有七個月,屬於孕晚期的範疇。

七個月,孕晚期,高熱?!

吳向東腦海裡閃過這幾個字眼時,塵封已久的記憶突然打開,往事像潮水般一幕幕湧現。

這是他作為醫學精英,被醫院選做代表派往海外交流前的一個夜班,當時患者自述發熱,急診護士以乳腺炎為由請吳向東會診。

然而當家屬看到吳向東是一名英俊瀟灑、年輕帥氣的男醫生後,竟選擇拒絕治療。

理由是自家媳婦怎麼能讓彆的男人隨便摸,就算是醫生例行檢查也不行。

堅決的態度,讓當時的吳向東和護士有些無可奈何,可無論他們如何勸說,家屬都不同意檢查,而恰巧當時婦產科的醫生正在手術檯上下不了,最後雙方意見不統一,吳向東冇有辦法,隻能同意家屬換家醫院的決定,讓他們自行離開。

然而就是這樣的一個決定,卻讓吳向東從此陷入深淵。

當時年輕的他怎麼也不會想到,患者跟隨家屬剛從急診離開,甚至還冇有走出醫院的大門,便突然離世。

一屍兩命,這在當時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恰巧吳向東所在的濱田醫院,又正值三級醫院評審的緊要關頭,此事一出,直接被評審專家組定義為推諉病患,行使了一票否決權,以至於全院數年的努力功虧一簣,據說當時院長在大會上直接氣的拍了桌子,揚言要嚴厲處理當事人,以便杜絕此類事件的再次發生。

自那以後,吳向東每天在醫院裡猶如過街老鼠,受儘白眼與非議。

不僅剛談的對象跟彆人跑了,就連他同窗好友,也在背後落井下石,在多重打擊下,最終吳向東不得不接受院裡的借調命令,被派往鄉下,成為了一名紮根基層的赤腳醫生。

雖然多年後他依舊憑藉精湛的醫術,受萬人敬仰,但心中卻始終放不下當年的屈辱與不甘。

“臥薪嚐膽苦修醫術,等的就是這一天,前世的苦與難,這一世我全還給你們。”

吳向東眼睛一眯,表情變得無比堅定,他一把推開擋在麵前的木門,大步流星的走了進去。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