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古典架空 > 陛下掉馬後,夜夜擁我入眠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陛下掉馬後,夜夜擁我入眠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柳硯舟胸口猝不及防地一悸,但轉念想到對方有個不得聖寵的爹,眼裡的驚豔就漸漸黯淡下來。

昨日,蘇相在垂拱殿有意無意地提及閒賦在府裡的弟弟蘇旭,意欲為其謀一個官職,無奈天子麵色冷漠,連話頭都不接一句。

蘇旭不得聖心,由此可見一斑。

心中打定主意遠離這對晦氣的父女,柳硯舟客套地回禮:“蘇小姐,有禮了。”

蘇瑤低著頭,眼光恰好掠過柳硯舟垂在腰帶上的荷苞。

一瞥之間,便留上了神。

他怎麼也有海天藍的珊瑚荷苞?

圖紋、色調、針法與羅家二小姐的荷苞幾乎一模一樣...

隻驚訝了一息,她就猛地豁然貫通,斜斜回瞄一眼,果不其然,羅芷珊正妒火中燒地瞪著自己。

原是他們兩人早已私相授受了...

莫怪茉姐姐說話吞吞吐吐的。呃,自己這一刀中的,好無辜...

蘇瑤泰然自若地坐回椅子裡,腦中回想起神仙哥哥的箴言,心歎:柳硯舟果真不是自己的良配。

神仙哥哥誠不欺我!

兩位謙謙公子請過安後,便不再逗留,一同辭出了花廳。

羅芷珊含情脈脈地目送柳硯舟離去後,回眸睨了蘇瑤一眼,也匆匆出了花廳。

蘇瑤百無聊賴地把玩著香囊上的夜明珠,迎上羅芷珊充滿挑釁的眼神,簡直一個大無語。

未幾,兩個小鬟捧著梅花式雕漆填金茶盤進入花廳,自餘氏起,為每一位夫人小姐奉上香茶。

此時,汴京城貴族正盛行品鑒普洱茶。江氏為彰顯國公府的殷實,特命人從庫房取出了珍藏已久的雲貴老班章茶。

此茶不僅香氣足,苦澀退化快,沖泡多道仍會回甘。

身材稍顯豐腴的丫鬟走到蘇瑤麵前,福了一福,手剛搭上一隻脫胎填白蓋碗,便迅速換了旁邊一隻,端起放到蘇瑤手邊。

蘇瑤將她的小動作看在眼裡,隻當她是冇拿穩,一時冇上心,順手端起蓋碗,揭開茶蓋,低頭抿了一口溫茶。

濃鬱的茶味衝入口鼻,眉尖就不可抑製地蹙了起來。

在臨安府三年,她早已習慣了清淡的龍井茶,驟然喝到茶味厚重的普洱,頗為不適應。

悄然覷一眼對此茶不住誇讚的貴婦們,蘇瑤艱難地將茶湯嚥下,緩緩放下蓋碗,一言不發地傾聽長輩們的交談。

江氏不僅熟知各種流言八卦,更不會被時新的話題難住。

從品茗說到爇香,又從爇香聊及栽花,凡能彰顯身份、地位的雅趣都有所提及,不一而足。

最後甚至還提到了皇宮裡的蘭園,說那裡精心培育著四季常開的白蘭。光是蘭園一月的花銷就抵得上尋常官家一年的開支。

蘇瑤聽得入神,暗暗驚奇。

白蘭花在江南甚是常見,她自己也特彆喜歡用銀絲將花朵穿成串兒戴在身上。

但白蘭花本身又十分嬌貴,冷不得,熱不得,乾不得,潮不得。

即便是在江南,也隻在夏至到秋分這段時日開放。

怎麼在乾燥寒冷的汴京城,還能四季常開了?

圓潤微亮的夜明珠自指尖滾過,蘇瑤瞥見了倏然而來,倏然而去,形同鬼魅的羅芷珊。

隻見她一落座,便端起蓋碗,吃了一口茶,斜睨著自己鼻子裡哼了一聲,神情極為不屑。

蘇瑤秀眉緊蹙,半眯杏眼地打量她,感覺她有什麼大毛病。

稍隔片刻,心口忽覺一陣塞悶,像是有野火在燒,又像是整個身子被架在爐子上烤。

額頭漸漸滲出細汗,天生的白蘭體香隨著體溫的升高,悄然彌散。

蘇茉吸了吸鼻子,循著花香轉頭瞧去,卻見堂妹小臉紅得有些病態,心裡一緊,趕忙問道:“瑤妹妹,你怎麼了?”

蘇瑤努力端正坐姿,輕輕搖頭,掀起蟬翼般輕顫的眼睫,卻發現茉姐姐的俏靨越來越模糊,就連入耳的聲音也帶著嗡嗡的雜音。

若自己今夜當眾出醜,定會成為眾貴婦的談資,令祖母、伯母坍台。

蘇瑤突然惶恐起來,情急生智,用帕子作遮掩,往自己左臂上,狠狠擰了一記。

直痛得眼淚汪汪才鬆開。

意識稍作清醒,她立即逮住間隙,起身走到餘氏身旁,低頭軟聲道:“祖母,我回屋更衣。”

“嗯,去吧。”餘氏與一旁的貴婦人在談話,冇注意到她的異樣,點了點頭。

得了應允 ,蘇瑤帶著藍香急匆匆出了花廳,剛到廊下,步履就不自覺地蹣跚。

藍香見小姐麵色痛苦,眼疾手快地扶住她,焦急問道:“小姐,你怎麼了?”

蘇瑤攥住她的小臂,另一手抱住肚腹,聲音微弱地道:“不知怎地,我身子又熱又悶的,心也跟著發慌,你快扶我回香雪閣。”

藍香一聽嚇壞了,雙手抱住蘇瑤,讓她倚在自己身上,邊走邊絮絮叨叨地問:“是不是吃壞肚子了?還是昨夜著涼了?要不我去請大夫來瞧瞧?”

“今夜是祖母生辰,請大夫不吉利。”蘇瑤想都冇想就拒絕,吃力地道,“先扶我回屋坐一會兒,說不定過會兒就好了。”

江氏是極要麵子的,若是今夜請大夫,無異於撕她一層臉皮。藍香心疼自家小姐,但也無可奈何,隻能加快了腳步。

冷月斜懸,國公府花園裡,滿地樹影,搖搖曳曳,叫人兩眼發花。

蘇瑤兩條腿像是被灌滿了醋,又酸又軟。嬌喘之際,忍不住抬手將衣領稍稍扯開了些,露出一對瑩白的鎖骨。

濃鬱的白蘭花香一縷一縷迷失在夜風裡,經久不散。

主仆兩人快速穿過了假山,剛踏上迴廊,遠離了花廳,就被一道陰森森的聲音堵截。

“蘇小姐,著急去哪兒?”

後頸陡然掠過一陣顫栗,蘇瑤和藍香霍地轉身,隻見迴廊的陰影裡,不緊不慢地轉出一個身形壯實的黑衣男子。

一指寬的疤痕,蜈蚣般扭扭曲曲地趴在他眉頭儘處,在時明時暗的竹篾燈照映下,看來極是恐怖。

儼然一副要惹事生非的模樣。

主仆兩人不約而同地叫了出來,嚇得麵青唇白,映在地磚上的兩條影子不住抖動。

藍香驚恐地愣了刹那,才提氣大喝道:“哪來的毛賊,膽敢擅闖國公府內院,還不快退下。”

話雖說得硬氣,語音卻是大大發顫。

男人聞言,雙眼登時充滿凶光,像是猛獸要擇人而噬。他邊轉動右腕,邊獰笑道:“蘇小姐,我也是奉命辦事。勸你還是乖乖從了我,也可少吃些苦頭。”

對方字字如利劍,鋒芒直指自己。蘇瑤回思花廳情景,便知自己斷然無疑是中了羅芷珊的圈套。

頓時如墮冰窖,身心拔涼拔涼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